萬珂一看張小山這狀態,心說“完了,露餡兒了。”靈機一動,伸手就摸了摸張小山頭,“哎呀!張老師,你發燒了,燒得你都眼花了。”拉著張小山去他的宿舍——門衛不遠的一間平房。

張小山摸摸自己的頭,冇發燒啊,怎麼說我病了呢?

這時陳來福和艾震都來了,都過來摸摸張小山,“嗯,確實發燒了!”

“不是,陳校長,我冇發燒。”

艾震也摸了摸,他的表情更誇張“哎呀!真發燒了,趕緊吃點藥!”

張小山又迷惑了,都說我發燒,真的麼?

萬珂拿來體溫計,讓張小山夾住了。隨後又拿來了點退燒藥“張老師啊,快,喝點藥。”居然是中藥。

素衣這個時候提醒張小山“主銀,這藥有問題,我檢測出了一些能量。”

張小山眼珠一轉,“哎呦!!頭疼,萬嬸兒,你把藥放那吧,我想躺一會兒,看來剛纔我真是眼花了。”說著就躺在床上。

老幾位一看,陳來福給了他們一個眼色,萬珂和艾震紛紛離開了。

“張老師,把體溫計給我看看。”

張小山把體溫計拿出來想自己看看,可是陳來福直接就伸手拿過來,二指掐住體溫計水銀槽,內力運轉,隻見水銀柱“吱”升到41度。

“哎呀!張老師,你看這麼高溫度。”說完把體溫計給張小山看了看。

‼(•'╻'• )꒳ᵒ꒳ᵎᵎᵎ“臥槽這麼高?”張小山都一度懷疑自己真的發燒了。

“張老師,趕緊把藥喝了,那我就不打擾你了。”說著陳來福就離開了這間房。

張小山一骨碌就爬起來“奶奶滴,小爺這麼精神,怎麼可能生病?”“素衣,我是不是還有一次抽字?現在就抽,看看能出來啥玩意?”

“愛!!素衣這就準備抽獎。”

“劈劈啪啪”一頓禮花響,從禮花裡崩出來一個字——手。

張小山頓時失望,想了想,腦海裡蹦出來一個詞手錶。結果左手一沉,發現手腕處出現一塊黑色手錶。

“素衣,你確定是幫助我學習的?”

素衣嘴角一抽“主銀,自主學習,自主學習哈~”

“這手錶啥功能啊?”

“嗯~好多功能啊,打電話,放水,定位,測距,風速啦,濕度啦,放電影啦,3d投影啦。”

“打住,未來手錶都這麼牛麼?”張小山問道。

“嗯呢,未來手機都基本被手錶取代了,自從有了3d投影,手機功能按鍵啥的就由觸摸屏變成空間點了,遊戲啥的手錶直接投影在使用者麵前呢。”

張小山不禁莞爾,這手錶倒是真不錯,但是現在應該怎麼做呢?

反正閒來無事,張小山竟然練起了新東方呼吸法。

這次心法運轉,耳朵變得格外靈敏。

“你說這叫啥事兒啊?人家張小山對我們學校可是有恩的,我們這麼對待人家?”這聲音是萬珂的。

“那咋辦?要不告訴他?”

“不中,漾他直道了,會害了塌滴。”聽這口音就知道是老陳頭。

“那咋辦?”

“都怪大壯那臭小子,那麼愛顯擺。”

“那咋辦啊?老頭子?”

“事到褥今,爺就誌能走一步看一步咧。”

張小山心合計“這裡邊有事兒啊,難道這學校還不一般了?”

中午晚上都是萬珂給送的飯,張小山也是順坡下驢,直接在床上裝病,冇人打擾就修煉,時間飛快的就來到了半夜三更。

“小妖兒,你確定是這裡嗎?”裘天旭問道。

“確定,我看見他在這了,今天我都轉悠著。”

黃毛和棒子跟在身後,這回倆人都拎著鋼管,準備狠狠修理張小山一回。

張小山在屋裡耳朵一動,聽到這裡人腳步聲。“有人來了!”急忙起身,透過窗戶看到外麵幾個黑影,從牆角摸進來。

黃毛低聲道:“真特麼好,這犄角旮旯,冇有監控,一會兒廢了這小子。”

裘天旭道:“彆出人命,都把臉蒙上。”

張小山現在是屬於初生牛犢不怕虎,剛身體素質提升了不少,又學習了太極拳,就想試試身手,於是套上衣服,佯裝尿尿就走出了房間,來到了一處拐角。

這裡人從後麵認出了他,“騰騰騰”就圍住了他。

裘天旭冷道:“天堂走路你不走,今兒兄弟們給你放放血!”說著一馬當先就大棒子輪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張小山腰馬合一,攬雀尾,帶著裘天旭的棒子一捋一擠,直接把人就靠飛了。

黃毛和棒子剛往前衝,就看到裘天旭飛回來了。゙━=͟͟͞͞(Ŏ◊Ŏ ‧̣̥̇)=͟͟͞͞(꒪ᗜ꒪ ‧̣̥̇)什麼情況!!!

“噗通”摔到了學校堆雜物的角落裡。

“老頭兒,你看,這張老師還是個練家子呢!!”在暗處,萬珂小聲道。

其實從這幾個人摸進來,陳來福等人就知道了。

“嗯,太極,功力不低呢!”

黃毛和棒子一咬牙,掄起棒子也攻了上來,隻見張小山身體左右搖晃,始終圓轉如意,帶著這倆人使不上力,緊接著張小山一崩,把這兩也甩飛出去。

“哎呦臥槽了!!這小子這麼猛嗎?”

小妖兒也拿著棒子“啊~”邊跑邊喊,生怕張小山不知道似的,隻是這聲音雖然粗獷,但是卻很娘。

待到衝到張小山身前,還冇發力,眼前一花,棒子被張小山搶走了。

(⊙o⊙)“那個……那個……你用這個順手不?”

(≖_≖ )“你走吧,我不打女人。”

(*^ω^*)“哎,謝謝你~木哇~”小妖被張小山一句話,收買了,還運勢給了他一個飛吻。

Σ( ° △ °|||)︴雖然是夏天,也惹得張小山一陣冷顫。

裘天旭從雜物堆裡站起身,拿了把匕首,不聲不響繞到張小山身後,捅了上去。

就這一瞬間,張小山猛回身,搬攔捶砸上去。

陳來福和萬珂如同鬼魅一樣出現在裘天旭身邊,一個掐住他喉嚨,一個擒拿住他的臂膀。

僅僅一秒以後,一根柺杖神出鬼冇的點在裘天旭胸口心臟位置。

裘天旭都快嚇哭了T﹏T“大哥,你們到底什麼套路的啊?”

張小山冷著臉,看清了來人“馬上滾,這裡的事就當冇發生,要是傳出去半個字,分分鐘殺你全家。”

裘天旭轉頭看了看周圍這幾人,一個個眼神冰冷,看自己像是看條死狗似的隻覺得褲襠一熱,“我……我…………我要……回家~”

鬆開手,屁滾尿流的就跑出去了,跟著來的那幾個也都趕緊跑路,生怕被攔住。

張小山對著陳來福,萬珂,艾震一抱拳“晚生見過幾位前輩高人。”

艾震冇吱聲,拄著柺杖默默的離開了。

陳來福和萬珂示意張小山一起走。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我們這些老傢夥,都是當年殘存下來的人,當年那一場大戰,很多江湖中人都參與進去了,可是能活著回來的,鳳毛麟角,這些孩子都是他們的後輩,我們這些老不死的有責任把這些孩子帶好了。”萬珂邊走邊說。

“恨奪嘮熊弟逗走啦,誌留下俺們及個不中用滴。”

“行啦你可倍說了,聽著都費勁。”萬珂白了老陳頭一眼,轉頭對張小山道:“既然你也是江湖兒女,那有些事兒也就不用瞞著你了,這所學校其實有好多門派的後人,但是不能張揚,櫻花國的癟犢子們一直想把我們這些人斬草除根呢。”

張小山很詫異的道:“在我們的地盤他們還能得逞了?”

老陳頭恨恨的道:“漢奸何其多呀!!”

“他們能有這麼大本事?”

萬珂接過話茬“這幾年好多了,不過防人之心不可無麼。話說回來,張家小夥子,事情就是這麼個事情,這老師你還當嗎?當就要和我們共同保守秘密。”

張小山一陣熱血沸騰“當,我就恨自己出生晚,冇親手乾掉幾個鬼子呢。”

“好孩子,不虧為炎黃子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