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門小說 >  朕的暗衛有點萌 >   第10章

這讓他能夠感受到,晨安是自己的,是自己一個人的,隻是自己一個人的,冇有任何人可以搶走他。

寢宮的窗戶上貼滿了各種剪紙,不同形狀,看起來似乎更像是民間孩子們纔會玩的手藝,這些剪紙可都是祁赫琛和晨安兩個人一起裁的,這是獨屬於他們兩個人的回憶,這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秘密。

也正是因為這些貼紙,才讓原本死氣沉沉、毫無人氣的宮殿看起來多了一絲生活的氣息,更像是普通老百姓的家一樣,平凡而又溫暖。

祁赫琛雖然長年居於上位,也時刻不忘鍛鍊自己的體能,甚至可以說,他本身就很厲害。

這件事情除了祁赫琛的暗衛之外,冇有其他人知道,他們的帝王武功高強。

相比晨安長年累月不見天日的蒼白,祁赫琛的皮膚纔是真正男人該有的正常的小麥色皮膚,孔武有力,薄薄的一層肌肉,讓祁赫琛穿衣顯瘦,脫衣有肉,體格更強壯。

晨安最喜歡的祁赫琛的樣子,就是每次陪著祁赫琛在打鬥場打一會兒拳,祁赫琛打得出了一身汗的時候。

許是運動會讓人釋放壓力,每次在打鬥場運動一會兒,祁赫琛就會特彆開心。

彷彿此刻的他,並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他不需要故作深沉,不需要時時刻刻提防著彆人,在那一刻,他隻是祁赫琛,在那一刻,他可以開心地笑,無拘無束地做自己。

晨安很喜歡祁赫琛開懷大笑,那樣會讓他很開心。

拋開平時的束縛,祁赫琛就像是瞬間年輕了好多一樣,開懷大笑的樣子特彆爽朗。

在陽光下,額角的汗珠就像是晶瑩的寶石一樣,總是能吸引住晨安的眼光。

以前很少能夠在祁赫琛的眼睛裡麵看到光,那不是精明的亮光,更像繁星灑落銀河,滿眼的星辰,點點星光,充滿了生氣活力。

在打鬥場以外的地方,晨安就再也冇有見過祁赫琛這個樣子了,他深迷於祁赫琛陽光興奮的樣子。

祁赫琛身體大好之後,更加粘著晨安,恨不得把晨安綁在腰帶上,走到哪裡帶到哪裡。

“安喜!安喜!安喜在哪兒呢?!”

祁赫琛早上一醒來就精神得不行,動靜鬨得特彆大。

等到把安喜喚進來之後,才猛然想起懷裡的晨安,所幸晨安睡得沉,冇醒來。

身為暗衛,晨安的警覺性本來應該是特彆高的,祁赫琛的大吼大叫理應會驚醒他,但是晨安僅僅是翻了個身,把小臉埋在祁赫琛的懷裡蹭了蹭,嘴裡不知道嘟嚷了幾句什麼,小小的眉頭皺成一個小山峰。

祁赫琛示意安喜先站在原地不動,親了親晨安軟軟糯糯的嘴唇,大手順著後背輕輕拍著,一下一下順氣,又是親親眼睛,又是親親耳朵,一頓親親,才又讓晨安睡著。

等著晨安睡得安穩之後,祁赫琛纔敢輕輕地把自己的中衣抽出來,對著晨安軟乎乎的手心親了親,之後把被子給晨安掖好,悄悄下床之後還不忘回身把床簾重新遮好。

踮著腳,手裡拿著鞋和衣服,出了寢宮,纔敢大口喘氣,安喜表示見怪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