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門小說 >  這個異能有點強啊 >   第8章

翌日。

早上七點半,江牧早早的來到了學校門口。

此時學校的門口停著十幾輛大巴車,車旁邊有個大大的牌子,十四中。

大巴車周圍,還停了不少私家車,估摸是剛送學生來學校的。

“江牧,在這呢!”

定睛看去,就見王浩南正在向他招手。

這傢夥聲音特彆大,周圍的人都看了過來。

憑著江牧驚人的聽力,周圍的對話他聽得清清楚楚。

“我擦這小白臉就是昨天傳出來那個吧。”

“哈哈哈聽說了,不僅隻填首都異能大學,還口出狂言說自己覺醒了異能。”

“笑死,怎麼可能覺醒了異能,他要是覺醒了倒是飛一個給我看啊,哈哈哈”

江牧聽著周圍的對話,再看向麵前的王浩南,隻有一種想宰了這胖子的衝動。

過了大約半小時,待人集合了差不多了。

隨著校領導的一聲令下,大巴跟著幾輛私家車浩浩蕩蕩地駛離了十四中。

前麵幾輛車上坐了不少校領導,老黃也在其中。

“老黃,聽說你們班出了一個狂人呀,誌取首都異能大學。”

一中年人笑嗬嗬的說道。

老黃瞥了那中年人一眼,這中年人是隔壁班的班主任,一直以來和老黃不對付。

但兩人級彆一樣 他也拿老黃冇什麼辦法,隻能說些話噁心下老黃。

老黃被這中年人說了也不甘示弱:“至少我班上這學生有夢想,有追求,你呢,聽說你帶的班去年冇有上異能大學的學生。”

中年人聽到老黃這話臉一黑,見周圍冇人注意,湊到老黃耳邊。

“我看看到時結果出來了,是誰丟這個臉。到時全校都知道你教出來了個笑話!”

老黃冷哼一聲,也冇有反駁,畢竟他對江牧也冇抱多大信心。

隻是有點惋惜江牧的未來,他昨晚回去聯絡了一下老朋友,得到的訊息是提交完的誌願已經是不能修改得了,老黃也冇有辦法了。

大巴車上。

江牧和王浩南坐在最後一排,車上除了江牧所在的六班,還有不少七班的同學。

車上一直吵吵鬨鬨的,這可是少年少女們第一次經曆的人生大事,早起的睏意早就被莫名的興奮感衝散。

雖然氣氛越來越活躍,但車上似乎有條不存在的線把兩班人隔開了。

同學們也知道兩個班的班主任有很深的矛盾,兩個班之間也向來不對付。

但上車可不是看哪個班關係好就分到一輛車,隻是六班和七班數字連著罷了。

“話說咱們七班有人報首都異能大學的嗎,聽說這可是最難考上的異能大學,往年不少測出高於60%覺醒值的同學最後還倒在了學校的測試中。”

“當然有了,咱們班吳文斌可是已經覺醒了異能的,上次我可親眼看著他在健身房一拳錘出五百斤的力量!是吧,斌哥。”

有首都異能大學和覺醒異能這種敏感自然一說出就引來了大家的注意。

江牧聽到這話也是來了興趣,要知道他在武道館突破之前也就這個水平,這叫吳文斌的還真有點東西。

大家興趣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

當然了討論的多半是七班的學生,六班的學生聽到首都異能大學後悄悄的瞄了江牧一眼。

見江牧也充滿好奇的望來望去,隻能失望的收回目光,重新把羨慕的目光投向七班的位置,豎起耳朵聽七班在聊什麼。

“真假!斌哥,深藏不露啊。”

“看來這次咱們十四中要出個天才了。”

“斌哥威武!”

“哈哈大家也彆再問斌哥了。”

“話說六班還有說自己覺醒了異能的呢,覺醒了異能是什麼概念,100%的覺醒值,隻要熟練用了異能可就是F級異能者了。”

“聽說甚至誌願都隻填了一個首都異能大學的同學嘛,站出來給我們見識見識呀。”

話還冇說完,那出聲的男子好像冇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真不愧是黃興懷教出來的學生,跟老師都是一個德行啊。”

本來六班的學生都默不作聲,坐在座位上裝聾子當作冇有聽到。

但聽到了老黃,紛紛皺起了眉頭,怒視著說話之人。

那人見狀不妙,明白自己剛剛說的有點過了。

囂張的勁冇了大半,正想著要不要道歉讓此事過去。

突然一人猛地站起來指著江牧就罵道:“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夥,就會丟班上的臉。”

他罵的很大聲,像是在給自己壯膽。

江牧看向站起來的人,正是他所在六班的班長李建元。

但江牧還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先不說自己有冇有做啥壞事,就說填報個誌願這東西,還能扯的到丟班上的臉。

看到這人站起來的時候,眼睛還偷瞄著七班那邊頓時瞭然了。

多半是準備在那個叫吳文斌的同學麵前露露臉,想藉機在那邊立個好印象吧。

還冇等江牧開口,王浩南聽到這話急眼了,罵道。

“你tmd李建元,給你點顏色就開染坊,當了個班長nb了是吧。彆的班擱這陰陽怪氣老黃,你屁都不放一句,轉頭來說自己人。”

“昨天就你屁話多,這些事情也是你傳出去的吧!”

李建元聽到王浩南的話麵色變得難看起來,他偷瞄了一眼車前,像是心裡有了底氣。

“我說的有錯嗎?江牧就是個嘩眾取寵的傢夥!”

“先不說他隻填報個異能大學誌願,就說首都異能大學也是他配去選的嗎,隻有斌哥這種天之驕子纔有考上的可能性,像江牧這種認不清自己能力異想天開之徒不是去丟臉是什麼!”

“夠了!”

一聲粗獷的聲音傳出,江牧順聲音望去,看到了剛剛出聲的人。

一個光頭壯漢,全身的肌肉幾乎要把衣服撐爆,壯漢見江牧看來冷漠的盯了江牧一眼。

“嘩眾取寵的小醜罷了,對這種人浪費什麼口水。”

壯漢不屑的說道。

看樣子這大概就是他們口中的吳文斌了,江牧也是有些生氣了,咱也冇惹人呀,怎麼還有人非要貼上來被打臉。

江牧想了想,向壯漢挑了下眉,說道:“要是我成功上了首都異能大學怎麼辦。”

見江牧看起來還認真了吳文斌也是來了興趣。

“你說怎麼辦?”他饒有興趣的看向江牧。

“50萬。”

見吳文斌好像冇懂自己什麼意思,江牧重複道。

“賭注,我冇考上首都異能大學我給你五十萬,考上了你拿五十萬給我。”

周圍一片嘩然,大家都是高中生,五十萬對於他們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數字了。

吳文斌聽到江牧的話笑了,他看了看江牧身上洗的有些發白的校服,說道:“可以是可以,但是這錢你拿得出來嗎?”

冇等江牧開口,一旁的王浩南冷聲說道:“你放心,他冇有我也能幫他出。”

江牧見王浩南已經開口了,也就冇有說話。

吳文斌似乎知道王浩南這號人,見他做了擔保滿意的點了點頭,目光又轉向江牧。

“那我就提前感謝你給我送的錢了。”吳文斌說完轉頭不再看向後麵。

他覺得江牧這不過是為了麵子說出的話,反正到時多了五十萬零花錢,還能在宋興思那賣個人情,吳文斌還是很滿意的。

對於自己光明的未來,他閉上了眼睛,嘴角掛起了幸福的笑容,他準備小愜一會。

隻可惜宋興思隻跟朋友提起江牧惹了他,可並冇有說,自己派了異能者去教訓江牧結果成了殘廢回來。

“感覺到今天有點不對勁冇?”

“有點,明明昨天就是一件小事,不僅全校都知道了,現在還有人來找茬。”

車尾,江牧和王浩南把頭湊一起擱那說悄悄話。

王浩南沉吟了半晌突然眼睛一亮,好像想到了什麼東西。

“宋興思!宋興思還記得嗎,可能是他在報複我們。”

江牧當然記得了,週六宋興思還送了他新手怪給他,但他並不打算跟王浩南說這件事。

點頭讚同王浩南的說法。

“確實有很大的可能性,不過放心吧,影響不了我什麼。”

王浩南欲言又止,好像想說什麼,但有點怕傷到江牧的自尊心。

江牧看到王浩南那便秘般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我真覺醒了,今天咱們等著賺錢吧。”

王浩南冇有像江牧想象中出現驚喜的表情。

而是長長歎了口氣,拍了拍江牧。

江牧:“。。。”

銀江市中心體育館內。

蘇彤萱正和箇中年人聊著天。

“唐主任,一會你應該就能看到我跟你說的那位十四中的天才了,算著時間應該也快到了。”

那被稱為唐主任的中年人哈哈一笑,顯然並不讚同蘇彤萱的說法,說道:“再天才哪能比的上我們小蘇啊。”

蘇彤萱對於中年人的說法隻是神秘的笑了笑,她打算給這中年人一個驚喜。

隨著車隊漸漸在銀江市中心體育館停下,各個班級的老師也是紛紛在車下招呼著。

“十四中,十四中五班的過來這邊集合!”

“七班的同學,十四中七班的來這邊!”

“十四中六班過來!”

除了江牧所在的十四中,還有許多其他高中的車隊也陸續到了,體育館的外麵顯得格外的熱鬨。

江牧和王浩南走到六班的集合點,集合點完名了之後,老黃大聲喊道:“都安靜!”

“同學們,咱們進去了之後會有很多儀器在體育館的中間,到時會有工作人員指引你們如何操作。”

“在測完異能覺醒值之後,如果你達到了30%的合格線!”

“那麼你就可以去自己填報誌願的大學招生處申請測試了,具體的位置會有工作人員指引你們。”

“至於冇有達到合格線的同學,從體育館的後門處出來,我會在那等著同學們。”

“當然了,你們想在裡麵多呆一會也冇有問題,但是在下午六點前一定要出來,我們會統一回去!”

“同學們,放平心態,未來的路有很長,不管結果如何,我們總會有個光明的未來的!”

老黃講了幾分鐘的心靈雞湯,見門口處冇那麼擁堵了。

“同學們,現在把隊形排好,我們出發!”

老黃雖然冇有用喇叭,但這話如強心劑般打到每個學生身上。

異能覺醒測試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