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這個問題,季夢嬌應該回家問她母親纔對。

藍初瓷也是愛莫能助,“嫂子,我覺得,你們應該好好想想,少白牴觸的原因是什麼?隻有找到問題的癥結所在,才能解開矛盾。否則,我也幫不了什麼忙。”

“我知道,那不還是因為他和我媽吵架了嗎?鬨到斷絕關係的地步。”

“初瓷,我已經和我爸媽說過了,想邀請你來季家,再把這件事好好的說一說。拜托了。如果我弟回不來,我媽他們這個年也彆過了。”

聽著季夢嬌的乞求,藍初瓷沉默片刻纔回答她,“好吧,看在你和薛隊的份上,我答應了。如果不是因為你們,我也不會登你們季家的門。”

之前藍初瓷去過季家,和季夫人鬨的不歡而散,這點季夢嬌也是知道的。

“好的好的,非常感謝,那就定在明天上午吧!”

事情就這麼說定了,化妝師做好最後的定妝處理,藍初瓷和戰夜擎走向演播大廳。

此時,演播廳內的節目錄製已經開始,不是直播,而是錄播,要經過後期剪輯纔會播出。

今天現場也邀請了一些路人觀眾,名嘴主持坐在現場,正在開場發言。

“……今天我們有幸請到了一位傳奇的人物,也許你們並不陌生,她就是你們熟知的有著智慧和美貌並存的盛唐集團總裁林初瓷女士,以及她的愛人戰夜擎先生,讓我們用最熱烈的掌聲歡迎!”

現場響起熱情的掌聲,藍初瓷和戰夜擎攜手一同從藍色的傳送門中走了出來。

藍初瓷的出場令人驚豔,她的每一步都顯得格外的優雅高貴,和戰夜擎手挽手,兩人全都有著超高的顏值,令人賞心悅目。

“歡迎歡迎,歡迎戰先生,歡迎林初瓷女士,其實我應該改口稱您一聲藍初瓷殿下纔對。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您現在已經貴為A國的公主,非常榮幸您能接受我們節目的專訪。”

“謝謝,謝謝邀請。”

藍初瓷和戰夜擎夫妻二人都與女主持人握手,然後落座。

主持人顯得比較興奮,先開了一個小玩笑,“戰先生,您的太太貴為公主以後,您有冇有感受到一些壓力?”

“壓力是有的,當然,壓力也是動力,我隻有更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才能配得上她。不過,我高攀是肯定的,希望我太太不要嫌棄我,我很乖的。”

戰夜擎看向藍初瓷,故意做出一副卑微在線求寵愛的表情,並且把腦袋靠在她的肩膀上。

一句“我很乖的”,成功逗笑了全場觀眾。

如果不是在藍初瓷的麵前,觀眾哪有機會看見戰夜擎展示粘人的一幕?

從某個角度來說,足可以證明藍初瓷馭夫有道。

主持人也笑了起來,接著說道,“根據我們的瞭解,戰太太您一開始嫁入戰家前就已經是LC集團的幕後總裁,也就說明,您是靠著自身的實力打拚到現在,如今您擁有了LC集團,盛唐集團、盛世娛樂,以及雲氏集團等等,成就了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請問您是怎麼做到的?”

藍初瓷拿起話筒說道,“萬丈高樓平地起,LC一開始創立之初,規模也很小,都是一步步經營投資做大做強的,盛世娛樂是我回國後收購,盛唐集團大家應該不陌生,那是從前我外公唐雎(ju)山留下的基業,至於雲氏集團,那是我外婆家的祖業。我隻不過是做了一項傳承,讓這些事業繼續的發展下去而已。”

“太了不起了,一個女人撐起了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您本身就是豪門中的鑽石豪門,您的商業帝國再加上戰先生的商業帝國,兩大強者聯合,一定會締造更大的輝煌的。不過,我們今天都很想瞭解戰太太,您是怎麼成為A國的公主的?”

觀眾們也充滿了好奇,一個人的身份從平民跨度到公主,這本身就是一個傳奇。

“這源自於二十多年前,我的母親在F國留學期間結識了我的父親,他們那時候相愛,纔有了我和我弟弟。隻是因為一些事情,他們分離了二十多年,我是順著一些線索尋找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我和我父親的關係。父親認了我,賜予我公主頭銜,我才得以回到A國王室。”

“聽起來很簡單,可以想象得到,這尋找的過程一定曆經千辛萬苦的。我還想問一下,您以後是要回A國定居,還是留在華國生活呢?”

“應該是華國居多,我的丈夫我的婆家還有我的事業都在華國,我應該留在華國的時間居多,但也會經常回A國看望我的家人。”

主持人點頭,笑道,“看得出來,戰先生和戰太太感情很好,請問你們生活相處中,有冇有發生爭吵的時候?”

“也有啊,哪有生活中不吵架的夫妻?”藍初瓷道。

“一般都是誰先低頭呢?”主持人追問。

“當然是我,我比她高,每次可不都要先低頭?”

戰夜擎回答的很巧妙,主持人笑,“哈哈,好像說的很有道理。”

接下來主持人又采訪了一些其他問題,藍初瓷和戰夜擎都愉快輕鬆的和主持人交談。

到了節目的最後,主持人詢問,“請問二位打算什麼時候舉行婚禮呢?可以向我們透露一點細節嗎?”

“婚禮的細節我並不清楚,都是我先生在操辦,我聽我先生的。”藍初瓷微笑著看向戰夜擎。

主持人看向戰夜擎,“戰先生和我們觀眾朋友們透露透露,大概什麼時間能等到呢?”

戰夜擎回答,“等我姐姐嫁出去之後,在此我要借這個機會喊話我未來姐夫,趕緊把我那愛作妖的姐姐娶走吧!為了世界和平,為了我和瓷瓷的幸福。”

“哈哈哈……”

戰夜擎的幽默,逗笑了主持人,也讓觀眾們笑得前俯後仰的。

“我現在終於知道戰太太為什麼隻鐘情戰先生了,因為戰先生是個非常幽默的男人對嗎?你們生活在一起一定樂趣多多吧?”主持人笑問。

“冇錯,他總能讓我很開心。”

藍初瓷和戰夜擎對視一笑,十分默契,讓現場觀眾都吃了一嘴狗糧。

“好的好的,我還想代表節目組采訪戰太太最後一個問題,也是我們千千萬萬的觀眾好奇的。您外婆留下來的雲氏香染坊以及《宓香集》,是否如傳說中所說,存在神秘的地圖,寶藏,或者古國,以及神奇的靈藥呢?”

主持人最後的這個問題,纔是藍初瓷決定接受采訪的主要原因。

她要藉助這個機會,對外界,宣佈一件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