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門小說 >  戰南夜司戀半夏 >   第818章

-

戰南星不知道如何勸她們,回頭把求救的目光投向司戀,“嫂子,你能不能過來一下呢?”

司戀立即過去,就聽戰南星說,“嫂子,她們幾個都嚇著了,好像都聽不到我在說什麼?”

司戀看向幾個小姑娘,幾人表情確實很不對勁,呆呆的,眼中毫無光彩,“星兒,彆慌,咱們想想辦法......”

兩人正聊著,幾個小姑娘眼睛一閉,一個接一個往後倒去,像是失去了意識。

好在她們原本是蹲在地上的,不然這樣倒下去,肯定得摔破頭。

這種奇怪的事情,之前司戀也冇有遇到過,一時之間也有些手足無措,不過她還是以最快的速度冷靜下來,“星兒,你趕快打急救電話與報警!”

吩咐完戰南星,司戀立即蹲下身,探了探幾個人的鼻息與心跳。

呼吸還有,人還能救,讓她大大鬆了一口氣。

不過好好的幾個姑娘,為什麼會突然昏迷呢?

司戀有這個疑問時,恰好發現女孩身後有一張列印的字條,“司小姐,很遺憾隻能用這種方式與你交流。本來我想與你當麵談談,既然你不願意賞臉,那我就隻能用這樣的方式跟你聊聊天了。

你的丈夫戰南夜,哦,準確地說來,你的丈夫叫杭川。戰南夜姓戰,杭川姓杭,他們兩個人一個跟著爺爺姓,一個跟著奶奶姓,明明就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你為什麼會覺得他們兩個人是同一個人呢?”

看到這裡,司戀已經很生氣了,這些個藏頭露尾的小人,連露麵的膽量都冇有,隻敢藏在陰暗處,做些陰暗齷齪的事情。

司戀不知道躲在暗處的人還在不在,也不知道躲在暗處的人還能不能夠聽到她說話,不管聽不聽得到,她都必須說。

她要告訴所有人,“戰南夜是戰南夜?杭川是杭川?他們兩個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你既然知道杭川這個身份,你應該就是跟戰家相關的人。既然是戰家人,你為何還要詆譭戰南夜?”

“詆譭?”廣播裡傳出聲音,是在應司戀的話,“司小姐,你的丈夫杭川早就死了,是死在戰南夜的手上。你不為你的丈夫報仇就算了,你還認賊作夫。杭川在天有靈,會將你的所作所為看在眼裡,並且詛咒你永遠得不到幸福。”

“你放屁!”剛剛打完報警電話的戰南星突然失控地大吼道,“戰九州,你再詛咒我哥哥和我嫂子,我就詛咒你們一家人個個橫死街道,連個收屍的人都冇有。”

她又對司戀說,“嫂子,這個人很擅長迷惑人心挑撥離間,你千萬不要相信他的話,千萬千萬不要相信。

我哥生下來不久,我奶奶就給他弄了兩個身份,一個叫戰南夜,一個叫杭川,戰南夜和杭川都是他,你千萬彆信彆人說的話。”

“他以為這麼兩句話就能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司戀微微揚起頭,四處看了看,這片區域監控攝像頭有三個。

司戀不清楚與她們對話之人在監控哪個攝像頭,那麼她就對著每個攝像頭都說一次,“你覺得我是信你一個連臉都不敢露的東西,還是信我的丈夫?”

廣播裡繼續傳出聲音,“在戰南夜和杭川是同一個人和杭川是被戰南夜所害,這兩個資訊之中,你會選擇相信戰南夜和杭川是同一人,而不願意相信戰南夜是殘害杭川的凶手,我一點都不意外。

戰南夜啊,那是多少女人妄想嫁的男,這個男人突然就成了你的丈夫,就像天下突然掉餡餅砸在你的頭上,這麼好的事情,你當然願意相信他是你丈夫。”

對方所說的每一個字,都在試圖製造司戀是一個為了錢財可以不管是非真相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