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開眼已經中午時分,菲爾·格雷伸了個懶腰,正要推開門出去,卻聽見外麵老婦人似乎在與人交談。

隱隱約約聽見她們談話的內容涉及“教廷”、“教皇”這幾個詞。

菲爾·格雷心中一驚。

還未等他仔細聽,另外一人就告辭了。

菲爾·格雷皺眉,隻能走出裡屋。

老婦人看著他,笑眯眯的問道,“你起來啦,巴裡上午去乾活了,一會兒他會帶吃的回來的。”

菲爾·格雷微笑,坐在了破爛的凳子上,裝作無意的問道,“謝謝,對了,我剛剛聽到你們在討論教廷的事情,怎麼啦?”

“我腿腳不便,是隔壁的嬸子說的,她說今天一大早,教廷的人就在廣場上貼了通告,說是教皇被他的騎士襲擊了,他的騎士好像是亡者教會派去的臥底,教皇現在失蹤了。”

“什麼?教皇失蹤了?”菲爾·格雷“驚訝”的問道。

“她說大街上都是尋找教皇的人,有教廷的,城主府的,亂糟糟的。”老婦人把手中正在縫補的衣服放下。

“怎麼來卡奧城找啊,教皇不是在諾斯城嗎?”菲爾·格雷疑惑。

“可能其他的城市都在找吧,咱們也不知道。”

菲爾·格雷皺眉,那兩個叛徒竟然嫁禍給魏爾德,還動用教廷的力量裝模作樣得來尋找自己。

被他們找到了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而自己的特征太明顯了,他來到這個世界,至今冇有見到過和他一樣灰色長髮的人。

他抿了抿嘴,陷入沉思,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耳畔卻傳來了老婦人的聲音。

“對了,你看看那邊的櫃子裡有冇有我剩下的染髮劑呀?上次巴裡非要說怕我老了,讓我把白頭髮染一染,你年紀輕輕的怎麼也一頭白髮呀,還是金色顯年輕。”

我是灰色可不是白色,剛想反駁,菲爾·格雷心裡咯噔一下,朝老婦人望去。

她依然很慈祥的笑著,但是眼神卻是十分睿智。

歎了口氣,菲爾·格雷無奈道,“您是知道我的身份了嗎?”

她點了點頭,臉上露出懷唸的神色,“我年輕的時候也是命運之神的忠實信徒,每當神降慶典舉行前的五天左右,我會和巴裡他爸騎著家裡的小矮馬趕往諾斯城。

我參加過好多次慶典,見過慶典上的很多貴族,知道格雷家族特征就是一頭灰髮。”

“也對,我太好認了。”菲爾·格雷無奈。

又緊接著說道,“但是您千萬不要透露我的蹤跡,他們尋找我可不是為了救我,而是要殺死我。”

“我知道。”

“您知道?”菲爾·格雷驚訝的問道。

“對啊,如果你覺得他們可信,在剛剛聽到他們在找你的訊息,應該就直接跑去找他們了。而你卻還在隱藏自己,想到你昨天說你家產被侵吞,我就猜是不是指的是有人把控了教廷,還要置你於死地,讓你不得不躲藏起來。”老婦人慢慢解釋道。

真是智者在民間呀,菲爾·格雷感歎,“您真聰明!”

“所以您是決定要幫我了嗎?”

菲爾·格雷從櫃子裡拿出那瓶金色的染髮劑。

“是,幫你隱藏確實可能冒很大的風險,但是我老了,巴裡隻有七八歲孩子的智商,我怕等我死了之後,日後他自己冇法生活。”老婦人歎了口氣。

她期望的看向菲爾·格雷,“我隻希望等你之後回到教皇的位置上,能好好安置我的兒子,讓他能無憂無慮的過一輩子。”

“謝謝您!我保證,如果我能活下來併除掉那些叛徒,我會給您和巴裡很多錢,還派人來照顧你們。”菲爾·格雷斬釘截鐵的說道。

“好好好,等巴裡一會兒回來了,讓他給你染頭髮,還好我上次冇有染多少,還剩下一大瓶,應該夠你用了。”老婦人笑著說。

“嗯嗯。”

“你也不要太過擔心,卡奧城離諾斯城太遠,這裡人很少去參加神降慶典,也冇人能記住現任教皇的樣子。”

“那就好。”

不一會兒,巴裡就帶著一個紙包回來了,裡麵是幾個餅。

老婦人首先給菲爾·格雷遞了一個,“巴裡智商不行,隻能做些體力活,他給城主種城外的一些農田,種地的隊長知道我們家的情況,會讓他平時多帶些午飯回來。”

“哦,這樣啊。”菲爾·格雷接過餅子,他的上頓飯還是昨日中午,此時餓得已經前胸貼後背了。

“巴裡,你一會兒幫凱恩染染頭髮。”

“啊?為什麼呀?”巴裡疑惑的問道。

“因為我欠了彆人好多錢,怕被他們認出來,所以隱藏一下,你也不要告訴彆人哦。”菲爾·格雷不太放心,囑托道。

“哦哦,好吧,我幫你染一下,但是你有錢了一定要早點還給他們呀。”

“好好好。”

把頭髮剪短又染成金色後,他又把衣服燒了王冠埋了,菲爾·格雷長舒一口氣。

摸了摸手上沾著的的金色染料,這下自己和凱恩真的有幾分像了。

他看著湛藍的天空。

突然想到,或許自己可以一走了之?

直接離開命運神教的教區,不做什麼教皇。

因為唯一可能知道他不是原主的魏爾德應該也已經死了。

去一個冇人認識菲爾·格雷的地方,他便不用扮演原主,可以隨心所欲的過自己的生活。

成為教皇,本來也不是他的選擇。

菲爾·格雷怔愣在原地。

可是如果他不回去,德洛麗絲怎麼辦?

她會不會被主教和騎士長處死?

魏爾德也白死了,想到他送自己離開時的悲壯場景,自己難道不應該為他報仇嗎?

他握緊了拳頭,而且自己獨自逃走也不一定是安全的,彆的教廷萬一也有認識原主的人或者也和那兩個叛徒勾結起來搜尋他,那他便時刻處在危險中。

但是躲藏在這裡總有被髮現的風險,他現在還是該想辦法聯絡上格雷家族的人。

格雷家族的人在諾斯城,他在卡奧城,該怎麼聯絡呢?

這裡的教會成員和騎士團也不可信,不知道他們是否投靠了那兩個叛徒。

他想著,走進了屋子,他看了看床上正縫著衣服和巴裡交談的老婦人,將自己的苦惱說了出來。

“卡奧城是命運神教的教區邊界,格雷家族的人很少會來這裡,要在不被教廷發現的情況下聯絡到他們怕是有些困難。”老婦人搖了搖頭。

菲爾·格雷露出失望的神色。

“格雷?你們要找格雷少爺嗎?過幾天伊迪絲姐姐結婚我們可以去找他!”巴裡突然拍手叫起來。

“什麼?”

“什麼?”

菲爾·格雷和老婦人一齊看向巴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