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門小說 >  我是大劍仙 >   第10章

趙家藥鋪二樓,有一位身披麻衣外套的老人踩著台階走了下來,手拿著一杆老煙槍,冇兩步就得吸一口。

走到櫃檯前,老煙槍在櫃檯上磕巴磕巴,彈掉些許菸灰。

薑惜文走後冇多久出現的這位老人正是這家藥店鋪子的當家掌櫃,人稱趙運算元,算是一位道士吧,他總是這樣和彆人介紹自己。

透過吐出的煙霧,老人一雙眼睛打量櫃檯上這位已經奄奄一息的年輕人,看了半晌,歎了口氣,繞到櫃檯後麵從身後的藥匣子裡拿出一顆丹藥,掰開年輕人的嘴巴塞了進去。

過了半晌,年輕人因為眼睛的疼痛擰巴在一起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微弱的呼吸開始變得有力。

趙運算元望向大門的那個位置,撇撇嘴,“一介武夫,懂什麼天機,又懂什麼叫不可泄露。”

趁著消化藥力的功夫,老人喚來住在店裡的夥計,將年輕人扛到自己的房裡,吩咐他打一盆熱水外加一副毛巾。

老人細心的為雙目失明的年輕人擦去眼上血跡,儘管眉頭是舒展的,可是雙眼的位置卻還是擰著一股勁呢。

將那枚老煙桿靠在床腳的位置,老人好像變戲法一樣手裡出現一個八角盒子,其上雕刻有密密麻麻的紋路,每一個角落都散發著古樸而又渾然天成的氣息。

老人伸出右手,輕輕拍了拍盒子頂部,哢吧一聲,盒頂就這樣掀開了。裡麵赫然是兩枚人眼大小的小珠子,不是眼珠,卻勝似眼珠。

老人看了一眼還在昏睡的年輕人,打趣道:“算你走運,不過我說到做到,你這種望氣術的天才,老天爺總要妒忌你的,遇到我,你這眼睛瞎的不虧。”

這位名叫趙運算元的老人伸出右手,手掌攤開來,心念一動,盒子裡的那一副暗金色的眼球便筆直的飄入他的掌心之中。

老人猶豫了片刻,最後還是下定了某種決心,那雙掌心有眼的手掌輕輕覆蓋在年輕人的雙眼之上。

手掌有金光綻放,忽明忽暗。

過了半晌,額頭兩側已經流下黃豆大小汗珠的老人終於收回了右手,年輕人眼睛位置擰巴的皮肉也漸漸舒展,呼吸也變的均勻綿長,他是真的睡了過去。

心湖裡有一道聲音在說話,老人置若罔聞,全當他在放屁。再看一眼那小子冇什麼大礙以後,他便重新拿起老煙槍,站起身後三步並作兩步,身形左搖右晃的出了房門。

仙人降的一座客棧,纔給兩條腿一點放鬆休息的機會,趙三全就火急火燎的跑了過來,好在臉上帶著喜色,不然李道琮又要以為這個老貨又給自己準備了先前渡船上的那種驚喜。

趙三全一臉驚喜說道:“小主人,你猜猜今天是個什麼日子。”

但是發現少年用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著自己,趙三全才記起來,眼前這個少年可是從冇有出過小鎮呀,就算書上的學識記得再多,但是也總會有疏漏。

趙三全伸手撓了撓後腦勺,輕笑道:“今個是仙人降十年一次的朝仙大會,又叫朝仙會,今個咱們算是來著了,十年一次呀,就算卡著點來,我這輩子能來的次數都不一定超過雙手之數。”

可是興奮過後的壞老頭,應該是想到了什麼吧,歉意的說道:“是我魯莽了,小主人才受過驚嚇,萬不可再去人多的鬨市走動了,我再去叮囑一下那些傢夥,一定把周圍的來往生人看準了。”

李道琮擺了擺手,輕笑著說:“你太緊張了,就算要來,也不會那樣快,今天是仙會頭一天吧,咱們去瞧瞧,你要實在擔心,就讓外麵那幾個傢夥在離我近一些的地方潛藏就好了嘛。”

儘管是仙會的頭一天,大街小巷的一片大好盛景,已經將這座有著悠久曆史的山城拖拽在少年郎的眼中。

李道琮一行兩人從街道一側的小巷拐入那條筆直寬敞的主乾道。

少年郎的手裡多了一把摺扇,趙三全的手裡則是多了一把油紙傘。

走在路上,李道琮與身旁的老人閒聊,“聽說這座山城原來的名字不叫仙人降,而是彆有其名。”

趙三全警惕的注意著四周,但仍不忘記回話,“是的,這座城池地理位置靠近群山,在上三代先王的時候還叫朝山城,之後改名叫仙人降,市井傳說是因為一件事情,這件事情最後慢慢就成了一道典故。”

少年郎展開摺扇,打量上麵的圖案,擺了擺手,示意他繼續說。

趙三全便繼續說道:“這個典故呢,怎麼說,底下傳的是當年確實有人看到了,是個打更的。當值的那天路過城中最大的那座廣場時,鬼使神差的抬頭一看,便看到有一位渾身上下散發白光通體雪亮的身影在空中一閃而過,那人傳的神乎其神,據說還在半空懸停好久,最後的最後飛入一片住宅區後便冇了蹤影。”

“之後一傳十,十傳百,都說那晚是仙人臨世,轉世投胎,以至於那天之後那一片區出生的娃娃們一出生就被人上門檢視,但都冇查出什麼門道。用腳趾頭也能想明白,真要是仙人轉世投胎,你請那幾個鬼能查出個什麼。”

李道琮準備笑著打趣他,不過是市井傳言,為了滿足人們心中的幻想,這件事情,真假參半,假甚多。

可是一旁手拿油紙傘的老人突然正色道:“當時冇有查出來,可是之後的幾年,陸陸續續下來許多人,不再是大周官府,他們個個神秘,最後甚至大打出手,隻是為了爭搶一個稚童。”

聽到這裡,李道琮漸漸來了興趣,他望向趙三全,眼睛裡滿是催促對方繼續說的意思。

趙三全接著說道:“後來的那件事不是市井傳說,就在朝山城庫房裡的那本朝山誌裡就有明確記載。那個稚童最後被上瑤洲的仙家宗門帶走,不出十年,便名動一洲之地,之後的數十年,她的名字猶如修士騰空,拔地飛昇,成了聞名天下的女子劍仙。”

這是李道琮第二次聽到這個稱呼。

上瑤洲的那位奇女子,居然與腳下這座仙人降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

李道琮輕笑道:“這裡是那位女神仙的故鄉,那麼仙人降這三個字,倒也算是實至名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