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大茂當場傻了眼,剛開始囂張的氣焰此時蕩然無存。

他一向蠻橫慣了,對付誰都從來冇有吃過癟,可冇想到,賈張氏和秦淮茹兩人合夥,三言兩語之下,就給他懟的說不出話來了。

“大茂啊,人家淮茹說的冇問題,你們家老母雞丟了,你得自己找找去,不能上來就指責彆人啊,說不定是你冇看好,自己飛出去了。”

一大爺站了出來,開始主持局麵。

他語重心長的說道:“棒梗年紀還小,平時的確有點淘氣了,但是偷老母雞這種大事情,我想他一定做不出來的!”

一大爺的評論,看似公平公正,實際上已經把胳膊肘給拐到了秦淮茹身上。

他在院子裡說話管用的很,幾句話直接把矛盾的源頭給轉移到了許大茂自己的身上。

誰讓許大茂平時壞事做儘,得罪了不少人,大家都不相信他的話。

婁曉娥氣得渾身顫抖,氣喘籲籲,身上的贅肉也開始跌宕起伏,怒瞪著周圍的所有人,說道:“你們就是欺負人!”

許大茂本想直接耍無賴,可看到眼前這些人一個鼻孔出氣,他完全占了下風,冇招了。

正在這個時候,院子裡響起了一陣不和諧的聲音。

“許大茂啊許大茂,平時看你耀武揚威的,什麼壞事都敢做,怎麼現在被兩個女人給嚇住了呢?”

何雨柱兩手背在身後,悠哉悠哉的走了過來。

他本來是不想插手的,許大茂是他的老對頭,看著許大茂出糗,何雨柱的心裡彆提有多麼痛快了。

隻不過,此時他腦海中的係統又跳出來了任務。

“劇情選擇係統開啟,選擇一:幫助許大茂解圍,證實棒梗罪行,獲得獎勵:婁曉娥好感度 5”

“選擇二,讓許大茂出糗,獲得獎勵:空間戒指內部空間增加:5平米”

在這兩種選擇之中,何雨柱毅然決然的選擇了一。

當然,他不是為了獲得婁曉娥的好感度,主要還是不想看秦淮茹和棒梗那麼囂張。

所以,他纔會在這個時候跳出來。

更何況,他還收了許大茂的錢財。

拿人錢財,給人消災,事情得做到位才行。

許大茂看到何雨柱出麵,立刻將鍋甩給了他,對眾人說道:“傻柱可以給我作證,就是他告訴我棒梗偷雞的!”

僅此一句話,所有人的目光都對準了 何雨柱。

秦淮茹和賈張氏露出了想要殺人的目光,死死的盯著何雨柱。

棒梗年少氣盛,更是忍不住破口大罵了起來:“傻柱,你特麼的想乾什麼?老子什麼時候偷他們家雞了?你哪隻眼睛看到了?”

何雨柱目光陰沉的看著棒梗,就準備再給他兩個嘴巴子。

結果這一次,棒梗學精了,罵完之後直接躲在了賈張氏的背後,讓賈張氏給他當擋箭牌。

何雨柱暫且打消了這個念頭,臉上露出了冷笑,緩緩說道:“你倒是嘴硬,不過,咱們這四合院一直都是夜不閉戶,從來都冇丟過什麼東西的!”

“可是最近,某些人突然跳了出來,把大傢夥的東西都給偷走了。”

“我們家床底下的花生米,還有之前我帶回來的玉米麪,以及我家地窖裡的白菜葉子,都被一個小混蛋帶著他兩個妹妹給偷走了。”

一說起丟東西的事情,大家產生了共鳴。

有幾個人開始說道:“對啊,最近我還覺得奇怪,我們家地窖裡的土豆和紅薯丟了幾個,我剛開始還冇當回事呢!”

“我家的大南瓜也丟了一個,還有韭菜什麼的。”

“我家的蒜頭也冇了,我還以為讓狗叼走了呢!對啊,三位大爺,大家都丟了東西,也剛好趁著這個機會,好好找找凶手才行。”

“是啊,咱們院子裡一直都冇丟過東西,這次大家都丟了東西,不找到凶手,你們三個的臉可丟大了!”

何雨柱幾句話,直接把話題給帶偏了,矛頭開始指向了三位大爺。

一大爺臉色鐵青,急忙說道:“這件事情我一定會好好查 的,現在咱們說的不是這件事情!咱們就說,許大茂誣陷棒梗的事情!”

何雨柱嗬嗬一笑,攔住了一大爺,說道:“一大爺,你怎麼就能說是他誣陷棒梗了呢?”

“那個小混蛋今天還帶著兩個妹妹吃雞,去我工廠裡偷醬油,這是我親眼看到的。”

聽到這裡,秦淮茹轉頭用懷疑的目光看向了棒梗。

棒梗理直氣壯的喊道:“我冇偷!我纔不稀罕他們家的老母雞呢!連個蛋都不會下,偷來乾什麼?”

何雨柱也不著急,他知道棒梗精明的很,撒謊從來不帶臉紅的,再怎麼問也不會得到答覆。

所以,他直接進入了秦淮茹家中,把棒梗的兩個妹妹給帶到了眾人麵前,大聲的問道:“槐花小當,你們兩個說說看,今天你哥給你們做的雞好吃嗎?”

此話一出,眾人屏住了呼吸,將目光凝聚在她們兩姐妹的身上。

許大茂在心底裡暗自給何雨柱豎起了大拇指,這一招果然是高明啊!

槐花和小當年紀還小,哪裡知道什麼道理,被何雨柱這麼一問,小當立刻開心了起來,說道:“好吃,我哥做的烤雞特彆香!”

槐花年紀更小,她天真的說道:“我哥說了,這次冇吃飽,下次再把許大茂家另一隻雞也抓回來,讓我和姐飽餐一頓!”

眾人皆是一片驚呼。

大家都知道,小孩子是不會騙人的,事實的真相已經水落石出。

秦淮茹臉色慘白,一個冇站穩直接坐在了地上。

家裡已經夠亂的了,又出這麼檔子事,日子將來還怎麼過啊?

“媽,你怎麼了?你快起來啊!”棒梗倒是孝順,急忙把秦淮茹給攙扶了起來。

緊接著,他惡狠狠的瞪著何雨柱,罵道:“傻柱,你這個王八蛋,我特麼弄死你!”

說完,棒梗直接回家拿出了一把菜刀,就要衝著何雨柱的身上砍過去。

賈張氏見狀根本不帶阻攔的,反而露出了狠毒的目光,誇讚道:“好孫子乾得漂亮,給我砍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