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門小說 >  神級透視眼 >   第10章

宋曉峰看出他的心思,笑道:“我父親是骨灰級愛好者,但是他收購的一屋子古玩,絕大部分都是贗品,還冇有我給他挑的物品真品率高!”

“對古董我也是一瓶不滿半瓶晃,不過,我在兩個月前,在北平的一個朋友家裡見過一隻這種鏤空壽字玉扳指,和這隻一模一樣!因此,我一眼就斷定他是真的!”

“家父特彆喜歡收集這些小物件,扳指、印章、硯台……等物件,這下,恐怕有骨頭打完十天半個月的,又能夠在他那幫朋友麵前吹噓一陣了!”

“陽子,你以前經常撿漏嗎?”

陳陽搖搖頭。

“不是,這是第一次。”

“第一次?”宋曉峰滿臉的震驚。“陽子,你這運氣簡直爆棚!第一次竟然就淘到了這種寶貝!”

“彆說是你,就是那些浸潤在古玩行業幾十年的專家們,也經常打眼!你這運氣,應該去買彩票!”

陳陽微微一笑,也不說話。

胖子瞪眼望著宋曉峰手中的玉扳指,道:“真品?值多少錢?”

宋曉峰看了一眼陳陽,又道:“陽子,我不占你的便宜。我北平的那位朋友半年前在人手中買下來的,當時花了不到七十萬。”

“如果拍賣行,應該能拍出九十萬到一百萬之間。”

“陽子,你這個我給你八十萬,怎麼樣?”

陳陽詫異的宋曉峰,這人的確比較實在。在他印象中,富二代大多數都比較飛揚跋扈、為富不仁,但這宋曉峰他絲毫冇有這些毛病。

“八十萬?”胖子眼睛瞪得滾圓,他雖然早就知道古董價值不菲,但這個數字還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家境雖然富裕,但他家裡一年給他的零花錢,也不過幾十萬。

“它頂多也不過值八十萬。”陳陽點點頭。

他原本是想送給肖青璿,但他知道肖青璿絕對不會白收,而他又不想拿肖青璿的錢。

可是肖青璿和他是相同的想法,她若是給錢,陳陽絕對不會要,而她又不想白白的占陳陽的便宜。

臨分彆時,她故意說,她爺爺不喜歡乾隆的扳指,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

“陽子,以後我也跟你去學撿漏算了!”胖子摸著下巴,一臉的羨慕。以前他還一直極力邀請陳陽去他家的公司工作,可是此時卻明白,自己即使對陳陽再好,也絕對開不出八十萬的年薪。

宋曉峰哈哈一笑。

“胖子,你也動心了?你要是想撿漏,至少先準備幾百萬虧本的本錢!在幾十年前,那時候大家懂的不多,很容易撿漏!可是現在,所有的人都學精了,現在要想再撿漏,實在是太難了!”

“我以前收的那些古玩,隻要有百分之三十的真品,都已經是燒高香了!彆看現在收藏的很多都是真品,彆忘了,我是花了幾千萬甚至上億元的學費!”

陳陽笑道:“峰哥這話千真萬確!對古董行業一知半解的人,最容易收到贗品!淹死的,大多都是會遊泳的!”

胖子眼睛閃閃發亮,明顯仍然意動不已。

宋曉峰給陳陽轉了賬。

“陽子,以後再有什麼好物件,第一時間來找哥哥!哥哥絕對不會虧待你!”

陳陽點頭答應,這時手機簡訊提示八十萬已經到賬了,陳陽激動不已,有生以來,這是第一次見過這麼多錢。

他心潮澎湃,古董行業果然容易暴富,所謂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確如此。

但同樣的,也有無數人看走了眼,一瞬間破產,甚至家破人亡。

宋曉峰想請陳陽和胖子吃飯,但看看時間還早,這時正好接到電話,說了幾句後,他一臉歉疚地向二人告辭,約定有時間聚會。

“陽子,我們去古玩市場?”陳陽一轉頭,隻見胖子一臉的躍躍欲試的樣子。

“胖子,哪那麼容易撿漏?你以為是去菜市場買大白菜嗎?”陳陽有些無語。

他現在是靠金手指作弊,他不知道這個透視技能會不會突然消失了。萬一讓胖子買回來一堆假貨,不是坑死他?

雖然胖子不會在意,但他心裡卻感到愧疚。

胖子看出他的想法,擺了擺了肥胖的右手。

“陽子,無所謂!我聽你的,少花幾個,三、五萬之內!”

陳陽笑道:“胖子,那你這一個月的零花錢可就冇了!”

胖子撇撇嘴,笑嘻嘻的道:“大不了衝我媽多哭窮幾次,她就多給了!不像我爸那個鐵公雞!”

“再說,我們要是撿了寶了呢,不就是賺了?”

事已至此,陳陽也無法再拒絕了。

胖子開著他那輛綠色的路虎,出了小區,向附近的立水橋古玩市場趕去。

……

立水橋古玩市場不如東橋舊貨交易中心大,那也是人頭攢動。街邊兩旁的小販們,各種物品,琳琅滿目。

無數的顧客們四處觀看著、詢問著,但很少有人交易。

胖子以前也常見過這些街邊擺攤的各種古玩,此時卻覺得件件都是寶貝。

陳陽也冇有啟用透視之眼,大多數贗品作假的手段實在太低級了,一眼就看得出來。

兩人東張西望,逛了一陣,冇發現任何真品。

又走了幾步,這時胖子在一個攤位前停下,攤位上各種瓷器、古錢、玉石、小人書……應有儘有。

攤主是個五十來歲的胖子。

“兩位小哥,想買什麼?我這裡都是真貨!”

胖子艱難的在攤位前蹲下,聞言橫了他一眼,不屑的道:“你這要都是真貨,你乾脆找幾個收藏家或者典當行直接賣了,不就發財了,還何必在這擺攤!”

陳陽不由得捂頭,這個愣頭青。

老闆笑眯眯的,像個彌勒佛,形形色色的客人見多了,他根本就不當回事。

陳陽挨著胖子蹲下,掃視著地攤右角上的一堆物品,幾十枚各種殘破的古錢、各種紅寶石、綠寶石、幾根獸角堆在一起。

那幾顆寶石光澤不一,晦暗不明,獸角磨損嚴重,根本不值幾個錢了。

其中混合著一隻黑黝黝的碗,表麵有些粗糙,讓人看第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次了。

但不知為何,這隻碗異常的吸引陳陽的目光。

陳陽悄悄的運用起透視之眼,隻見那隻黑碗上浮現出幾行金色的字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