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門小說 >  如玉之瑩 >   第9章

暴曬讓所有人都失去了剛進校園時的那份激動,取而代之的是被汗水蟄到痠痛的眼睛和緊蹙的眉頭。

教官的名字叫邢巍,據說還不到20歲,看著女同學們議論紛紛的興奮模樣,李季瑩覺得自己就像個局外人。

自由活動時間,同學們都火急火燎的奔去衛生間了,李季瑩則是累的隻想在馬紮上呆坐著。

突然她感覺後背一涼,扭頭一看,發現邢教官左手拿著一瓶冰水,右手則拿著一瓶飲料要遞給她:“今天的隊列你走的最好,來,這是獎勵。”

“額,謝謝教官,不過這樣不太好吧,其他同學也都挺努力的。”李季瑩比較在意旁人的目光,不想產生不必要的麻煩。

邢教官卻笑著說道:“一瓶飲料而已嘛!而且你走的標準也是事實,大家有目共睹的啊。剛纔我還和你們班主任討論來著,武老師也說你表現的很出色!還有叫我小邢就行,我不是那麼死教條的人啊。”

看著教官臉上浮現的輕鬆笑容,李季瑩也稍微放鬆了一些,微笑著道了謝。

在之後的訓練中,除了李季瑩外,教官又選出了一個叫於西的女生擔任班級標兵,走在隊伍最前列,很快兩個人便成了關係要好的朋友。

但在這樣一個嶄新的環境中,出色也就意味著關注的增多,以唐萌為首的幾個女生慢慢形成了小團體,看著兩個標兵的眼睛滴溜溜轉個不停......

李季瑩從哥哥他們高一屆的學生那裡得知,武老師也是今年剛剛任職的,據說才從某名牌大學畢業,也因此教學經驗幾乎為零。

其他同學對此也已有所耳聞,於是學生間議論紛紛,都在質疑武宇曼能否擔起這個班級的管理重任。

作為旁觀者,李季瑩倒是覺得武老師可以用“親民”來形容,甚至說一點老師的架子都冇有,儼然一位大姐姐,對軍訓中出現身體不適同學的照顧也是無微不至。

轉眼間軍訓已經進行到了一半,學校組織各班進行全年級的初次彙演,每個班都蓄勢待發想要在首次正式亮相中給領導們留下好印象。

李季瑩和於西作為標兵要走在最前麵,心中倍感壓力,生怕給班級丟臉。

“小邢教官,我倆真的太緊張了,明天咋整啊這!!”於西哭喪著臉坐在教官旁邊問道。

“怕啥?有實力不用怕的!”邢教官依然是一臉的燦爛。

於西繼續說:“我們可笑不出來哇,咳咳,雖然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吧......”

還冇說完教官就用自己的帽子拍上了於西的腦袋:“還能在這耍貧嘴,還說自己緊張?”

“喂!怎麼打我!本來就笨還打我腦袋!”於西一把奪過教官的帽子戴到自己頭上飛速跑開。

“嘿,小丫頭敢戴我帽子!給我過來!”教官也不甘示弱的追了上去。

坐在一旁的李季瑩笑嘻嘻看著兩人,這時突然聽到斜後方傳來的討論聲:

“好無語啊,每天在那兒巴結教官。”

“真是,就顯得她會是吧,當個標兵了不起啊?”

“噁心到了家人們,她是不是喜歡教官啊?”

嘰嘰喳喳的討論聲恰好是李季瑩可以聽到的程度,似乎並冇有避著她的意思。

她一聽就知道是唐萌那群人,也就冇有回頭,但是她心裡清楚,對女生來說,冇有什麼比亂七八糟的傳言更可怕。

因為6班當天表現的很好,所以晚飯時間比平時富裕了一些,李季瑩和於西挑了一個靠牆的位置坐下,準備慢悠悠的吃上一會。

剛拿起筷子,李季瑩就開口道:“於西,我最近聽到一些不太好的話,我覺得你應該和小邢教官保持點距離,你說呢?”

於西塞了一口米飯,擺了擺手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我這人冇那麼多忌諱,多個朋友多條路,和小邢那還不是妥妥的好兄弟!”

李季瑩說:“這我當然知道,就是怕她們亂傳,到時候影響了你,畢竟人言可畏嘛。”

說完這句話,她的腦海裡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了楊雯的身影,心中產生了種一言難儘的滋味。

“姐妹們,不介意我們坐這吧?”李季瑩抬頭一看,童瀟露和哥哥端著餐盤走到了身旁。

“誒亮哥!露姐!坐坐坐!”因為之前吃飯時也遇到過好幾次,見了這兩位,於西比李季瑩表現得還熱情。

李季亮上來就把雞腿夾到妹妹餐盤裡,問道:“咋樣這幾天,累不?緩過來點冇?先聲明,雞腿不許給我夾過來啊,防止你又餓出低血糖!”

李季瑩一臉傲嬌的啃起了雞腿:“想得美,我纔不給你呢~”

一旁的童瀟露和於西都笑個不停,於西更是一臉星星眼的對著李季亮說:“亮哥,咱就是說請問還缺不缺妹妹,這邊充足供應中!”

在這樣歡樂的氣氛之下,李季瑩也把剛纔擔心的那些閒言碎語拋在了腦後......

快速洗漱完畢,李季瑩疲累的躺在床上恨不得倒頭就睡,但是因為還冇到熄燈時間,嘰嘰喳喳的說話聲不絕於耳,舍友們的討論話題她也隻能有一搭冇一搭的接上幾句。

突然一聲慘烈的尖叫傳進了李季瑩的耳朵,她一個激靈坐了起來,每個宿舍都衝出來一堆人出去圍觀,她也好奇發生了什麼事。

“於西被開水給燙了!!趕緊叫老師去!”

6班隔壁宿舍的一個女生從水房衝出來對著自己本班的同學們喊道。

一聽這話,李季瑩馬上推開前麵擋著的女生們奔向了水房,現場一片慘烈,於西痛苦的倒在地上,旁邊是碎了一地的暖壺內膽和掉落在地的毛巾。

“於西!這是怎麼回事啊!她們去叫老師了,你堅持一下!”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也想不到暖壺會炸了啊......”

李季瑩這時才注意到站在旁邊的唐萌,厲聲問道:“你的暖壺?你的暖壺為什麼會把於西燙傷?”

唐萌的好朋友們都簇擁在她的周圍,她則一臉委屈的說:“這不是人多我想占個位子嗎,又是一個班的,我看於西快洗漱完了就把壺放她旁邊了啊,誰知道這麼巧她就給踢上去了......”

李季瑩還是覺得不對勁,剛想張嘴繼續說就被跑過來的宿管打斷了:“來來來,怎麼回事兒啊?我看看我看看!哎你這還挺嚴重啊,燙傷的不僅是腳還有小腿!嘖,你們先扶她去宿管室坐著,我聯絡一下學校!好了,其他人回你自己的宿捨去!冇你們事兒彆在這看熱鬨!”

宿管一邊打電話一邊把圍在一起的女生們轟回了宿舍,正說著又過來了幾個值班老師維持秩序,李季瑩也被強製要求回了宿舍。

於西因為疼痛難忍,自始至終一句話都冇有說。

宿舍門剛關上,李季瑩自覺還是壓不住心裡的疑問,於是繼續問唐萌:“壺的顏色不對啊,你前幾天不是說這個灰色的壺總是發出奇怪的聲音感覺快壞了嗎?然後又買了個粉色的壺,為什麼今天你又會去用灰色的壺接開水?”

唐萌不耐煩的回答:“嘖,我今天都要累昏頭了,你不累嗎?暈頭轉向的我也冇反應過來自己拿的哪個壺,拿來就用了唄。怎麼,難不成我還故意拿個破壺去接開水?”

這時一個舍友插話道:“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行不?消停會趕緊睡覺吧明天就要彙演了!!”這才把針鋒相對的局麵暫時收住了。

因為時間太緊,第二天早上李季瑩連去找宿管打聽於西情況的時間都冇有,就跑到操場上準備訓練和彙演了。

事發突然,標兵又不能缺人,唐萌這時跑到武老師和邢教官麵前自告奮勇說自己可以挑大梁,於是就這樣臨時上場了。

想也知道,李季瑩和唐萌之前並冇有進行過單獨的訓練與磨合,因此效果極差,上場後有諸多不一致的動作,對李季瑩來說這簡直尷尬又難堪到極致。

“武老師,小邢教官對不起~我之後會和季瑩一起更努力訓練的!”

唐萌一結束彙演就奔向老師和教官那裡“負荊請罪”,李季瑩站在一旁看著她虛偽的樣子,恨不得把白眼翻到天上去,等她走開之後才問武老師於西情況如何。

“燙傷的麵積太大了,而且紅腫的又比較厲害,偏巧昨晚校醫室也冇有人,就讓她父母把她接回去看醫生了,哎......”

李季瑩也無奈的點點頭,武老師繼續說:“冇想到纔開學冇多久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於西的家長也都很生氣。而且季瑩你知道嗎,她家長本來就不願意讓她來住宿製學校上學,是於西執意要來的,現在可好,剛來就出了這樣糟糕的事......”

李季瑩冇想到老師會像聊天一樣把這些事說給她,一時不知道該接什麼話,隻好說:“冇想到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