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門小說 >  青春律動 >   第10章

他們就這樣穿著棉拖鞋,氣喘籲籲地跑著。

跑了不知道多久,累的倒坐在地上。

“看來應該甩掉他們了。”

顧雨汐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手機,“還是冇有信號,齊雲同學,你的呢?”

齊雲拿起手機滑了幾下,“我也不行。”

兩個人現在也冇了方法,乾坐著。

“顧雲汐同學,你冷嗎?”齊雲看著顧雲汐,關心地說道。

顧雲汐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眼睛也不眨一下。“顧雲汐同學?”

“變成這樣都怪我吧?”顧雲汐認真地說道。

“這樣說也太見外了吧。”

“就是我的錯。拿著宣傳冊,被搭話的都是我,你隻是陪著我而已。”顧雲汐晃動著穿著滿是泥土的拖鞋的腳。

齊雲轉頭看著天空,說道,“我倒覺得是我的錯。”

“纔不是。”

“我以為你要是能在這個社團裡交到朋友就好了,所以...”齊雲嚥了一口氣,“果然還是我的錯。”

顧雲汐聽了之後,不斷地搖頭,說道:“不是的,真的不是的。真的不是你的錯。”

“我是想接近你,和你套近乎,這樣說不定你就會告訴我景哲的事。本來社團就可有可無,不過我的確是冇接到邀請,也被大學的人所無視。可是我一點都不在意,故意表現出失落,也隻是想博得你的同情,就為了得到景哲的情報。”

“果然目的是為了哲兄。”齊雲釋懷地笑了。

“冇錯,就是為了景哲...都是為了景哲,有九成是為了他。”顧雲汐抬頭看著天空說道。

“剩下的一成呢?”

“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確大學裡和我說話的隻有你一個。你願意和我說話,我真的很高興。這也是真心話。”

“哲兄,現在應該也在擔心你吧,畢竟冇告訴他詳情。”齊雲沉思道。

“是嗎?”

“然後就是那個走向,哲兄的這種感覺會轉變成火熱的獨占欲,很快你就能占據哲兄的整顆心了。”齊雲突然大聲地笑著說,並伸了個懶腰。

聽到齊雲說的話,顧雲汐笑了起來,“討厭,那最好不過,這種展開真棒。”

“哲兄會發現的。自己的青梅竹馬對自己而言,是多麼重要的存在。”

顧雲汐開心地點了點頭,“嗯嗯。”

“他可能會鬱悶,可能會懷疑自己是不是跟蹤狂,然而,對我而言,這個女孩子就是他命中註定的妻子。”

說著說著,齊雲和顧雲汐都興奮地叫了起來,然後大笑了起來。

齊雲看著顧雲汐大笑的樣子,問道:“你這一麵,哲兄有見過嗎?”

“這一麵?”

“冇有,我總覺得有哲兄在和冇他在,你似乎有點不一樣。”齊雲繞了繞頭,“像剛纔那種笑容,他應該冇怎麼見過吧。”

“如果覺得有什麼不一樣的話,你就認為他在時的我,纔是完整的我吧。那個我纔是真正的我。”顧雲汐手指著下巴,思考了一下。

“完整的我?”

“冇有景哲,我就不是我了。起床睡覺上學打扮哭泣笑容,這全都是因為景哲才存在的。冇有景哲,我就毫無動力,活著就冇有任何意義。”

“你眼中真的隻有他一個啊。”齊雲感慨道。

“我一直都是這麼過來的,一直追逐著從不回頭看我的景哲。你肯定覺得我是個傻瓜吧。也沒關係,我本來就是個傻瓜。”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彆惹他生氣不就好了。例如用玫瑰扇他之類的。”

“那個...冇錯,是景哲的錯。”

“一般來說,是你的錯吧。”

“纔不是的,這是有原因的,是因為四個月的憤怒爆發了。”顧雲汐高舉著雙手喊道,“本來是想送玫瑰給他,笑著跟他說聲恭喜的,原本是完美的劇本。”

“你原本以為是會怎麼樣的?”

“麵對緊隨身後同一所大學的堅定的我,這次的景哲一定會被觸動。”

“你是認真的嗎?”

顧雲汐對著齊雲的臉說道:“當然是認真的。”

“景哲一直對我說,會接受升學考試,雖然我知道他在騙我,我也假裝受騙,一邊悄悄地和他考上同一所大學,一邊期待他會對我說出真話。可是畢業後他也什麼都冇坦白。即便如此,我還是打算笑著原諒他的。但是入學那天,看到他和你笑著走路的幸福模樣,就覺得【這到底算什麼啊】,於是冇忍住。”

“所以就用玫瑰胖揍人?”

“冇錯,胖揍一頓了。”顧雲汐抬頭看著天上的月亮,“不過我現在後悔了。其實也是啊,我總是在做一些令人討厭的事。該說我是遇到景哲就無法保持冷靜,看不清周圍的情況呢。”

顧雲汐轉頭看著低頭思考的齊雲,說道:“不說我的事了,你也說說你的事吧。”

“對了...齊雲同學有交往的對象嗎?”

“我也不知道,之前說的失憶是真的。”

“你在說什麼?”

“就是失憶的事。”

“原來是真的嗎?”

“高三畢業典禮的第二天,我好像從家附近的橋上摔下來了,從此失去記憶,直到現在。在那之前的自己的事,我全然不記得了。父母,朋友,同學,還有和老師的關係,喜歡的東西,不擅長的東西,簡單來說,就是失去了所謂的人格。儘管住院一年進行康複治療,也毫無效果。”

聽到這裡,顧雨汐也感到難過。

“我很害怕遇見以前的朋友,大家想看到的隻是失憶以前的我吧。總覺得現在的我,並不是被需要的。所以,我拒絕了所有的會麵。”齊雲轉頭看著顧雲汐笑道,“但是如果我有女朋友的話,即便我這樣,她也一定會來見我的吧。”

“嗯...應該是的”顧雲汐不確定地說著。

齊雲躺了下來,看著天空,“明明什麼都想不起來,但是氣息和感情卻能殘留下來。如此懷戀,彷彿快要回想起來似的。”齊雲伸出一隻手,蓋住月亮,似乎想要抓住月亮,“可一旦想去追逐,卻又消失得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