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尋味一邊示範,一邊耐心地給左竟成講解道。

左竟成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懂了。

“炸豬油,直接將切細的豬油倒進鍋裡頭就可以了,其實炸豬油不能用大火,不然炸出來的豬油會有焦味,要用細火慢炸,才能炸出香而清澈的豬油。”

蘇尋味攪動了一下豬油,便將灶膛中燒旺的柴火抽掉了一根,將另一個灶燒了起來,舀了水進去燒。

“這個熱水燒起來,等會兒和麪,鍋裡頭留著兩根柴火就可以了,現在我們去洗野菜。”蘇尋味說道。

左竟成完全是六神無主,隻好跟著蘇尋味走到了水井邊。

打水他還是懂的,所以自動自覺打上了兩桶水來。

“這野菜首先倒在木盆中,洗掉外麵的塵土,然後再換水,一株一株地遊洗乾淨,然後再過一遍的清水,一般來說洗三次就差不多了。”

左竟成按照蘇尋味所說的,跟著她一步步地做。

“洗乾淨的菜放在菜籃子裡頭瀝乾水分,然後我們來和麪。”

說是我們,其實隻是蘇尋味一個揉麪,左竟成隻能在旁邊乾看著。

將粗麪糅好之後,蘇尋味這纔將野菜用菜刀切碎,加到麵中,然後將炸好的豬油盛了出來,又將剩下的豬油渣也都切碎了,加到麪糰中,再加入鹽調味。

將麪糰揉得差不多了,蘇尋味揪下一團,搓揉成餅的形狀,然後就著鍋裡頭的豬油開始慢火煎熟。

很快,一陣陣濃鬱的香味就在廚房中散開了。

這一股香味混合著麪粉的香味,又夾雜著野菜的清香,因為加入了豬油渣,那餅子煎出來後更是油光澄亮,充滿了食慾。

左竟成燒火,蘇尋味煎餅,很快就煎出了一百多個餅子。

這些餅子金黃酥脆,疊放在一起,光是看著就讓人垂涎欲滴,食指大動。

蘇尋味還找到了一點玉米麪,煮了一大鍋的玉米糊糊湯。

剛剛做好,廚房外頭就傳來了一道聲音:“這是做的什麼飯菜?這也太香了!實在是太香了,將我肚子裡頭的饞蟲都勾出來了。”

蘇尋味抬起眼,便見平安村的生產隊長王建國領著一個五十六歲的大叔朝這邊走來。

那大叔穿了一件灰色的中山裝,梳著大背頭,雖然頭髮花白,但是看起來氣勢十足,腳步沉穩,中氣十足。

“哎,老劉呢,怎麼今日是你做飯?”王建國隻跟左竟成打了個照麵,不過也聽說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見到蘇尋味,臉色也有些不好看,道,“蘇丫頭也在?”

蘇尋味反倒是落落大方的,道:“喬同誌讓左知青來做飯,他不懂做飯,所以讓我過來教他。”

“哇!就是這個餅子!太香了!我先嚐一個!”那大叔看到菜籃子上麵疊著的金黃野菜餅,再也忍不住,當即拿了一個。

這餅子剛剛煎出來,還是熱的,拿到手上,麵渣子當即就掉落了,可見煎得有多麼酥脆。

“孫書記,你慢些吃,這就是個一個野菜餅子,也就聞著香,吃起來還卡喉嚨呢,回頭上我家,我給你殺雞吃。”王建國急忙勸道。

這個時候,被叫做孫書記大叔已經張口將野菜餅子咬到嘴裡。

香口,酥脆,帶著濃鬱的麵香和野菜的清香,還能吃到脆脆的豬油渣,各種口感混合在一起,讓人慾罷不能。

孫書記一口氣就吃掉了一個,意猶未儘,又去拿了一個。

“小王,你們這個廚子不錯,這個野菜餅子太好吃了!我活了這麼多年,還從來冇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野菜餅子!”孫書記豎起了大拇指,毫不吝嗇地對著王建國誇獎道。

這誇得王建國都有些玄乎了。

這個蘇尋味他也是知道的,從小就是好吃懶做的一個人,從來冇有聽蘇家說過她的廚藝有多好。

“你嘗一個啊,真的,不騙你!我一個人都能吃五個!”孫書記推了推王建國,伸出了五個手指強調道。

有冇有那麼誇張,王建國心裡頭倒是覺得誇大其詞的。

這孫書記可能是今日巡查了一天平安村的工作,所以餓壞了吧。

不過見孫書記吃得這麼香,又興致勃勃地讓自己嘗一嘗,他總不好拂了孫書記的麵子。

王建國心裡頭半信半疑地拿起了一個野菜餅子,也湊到了嘴裡頭淺淺咬了一口。

然而,這一口下去,他眼底本來若隱若現的輕蔑瞬間就僵硬在原地。

就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嘴裡頭嚐到的驚豔味道是真的一般,王建國再次咬了一大口來驗證。

細細咀嚼,顯示焦香酥脆,緊接著,是一種柔韌的麵香,夾著野菜和豬油渣的香味。

本來有些苦澀的野菜中和了豬油渣的油膩,吃起來更是相得益彰。

不知不覺,一隻野菜餅子就被他吃完了。

“好吃吧?你們平安村的知青可真有口福,要是天天有這麼好吃的野菜餅,我都想下鄉乾活了。”孫書記有吃了一個,雖然有些意猶未儘,不過也有七分飽了,冇有再拿了。

“孫書記你說笑了,不過這野菜餅子的確挺好吃的,這個同誌,你叫什麼名字來著?”王建國看向了左竟成。

左竟成神色沉靜道:“左竟成。”

“左同誌是吧,要表揚!你這手藝不錯。”王建國拍了拍左竟成的肩膀,當即說道。

“這餅子不是我做的,是我媳婦做的。”左竟成如實說道。

他這麼自然地稱呼自己是他媳婦,蘇尋味聽了這話,反倒覺得有些忸怩,臉色先不自然地緋紅了起來。

“胖丫頭?這野菜餅子是你做的?”王建國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蘇尋味。

蘇尋味點了點頭。

“這手藝好,我在平安村這幾天就要吃這個野菜餅子。”孫書記食髓知味一般,當即說道。

孫書記這次過來視察平安村,是準備帶著平安村走致富路的,可不能得罪。

王建國幾乎冇有猶豫,當即就決定了,對著蘇尋味道:“這樣,你來食堂上幾天工,給你記雙倍的公分,孫書記就好你這個野菜餅子,你看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