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常苗苗都快要急死了,一直髮了瘋似的轟電話,各種資訊炸彈接連不斷,不知道還以為家裡水燒開了。

“皇上不急太監急,我都冇著急,你急個毛啊。”

鞠雨欣在一旁喝著飲料,清閒的不行,對於林丞的辦事兒效率,她一向放心。

常苗苗現在心情很複雜,葉臻語這緋聞剛爆出來,就要和林丞相認,這明顯不簡單啊!

更何況她還是自己的偶像,不會是自己想的那樣吧,他們兩……

一個是自己崇拜的偶像,一個是自己喜歡的學弟,我靠!好糾結啊!到底是嫉妒誰,討厭誰啊?

不對!不能這樣想他們,但是關鍵林丞這小子,還不接電話,給太監都得急成真男人了!

李誠這邊剛完事,還躺在浴缸裡玩著手機,想起林丞的電話,剛想撥過去,

“這小弟弟,怎麼老纏著你啊?”孫儷湊到他旁邊,有些不滿,眼裡儘是滿滿的佔有慾。

“那你想怎麼樣?”李誠微微挑眉,這還冇結婚呢,就先管起自己來了?

孫儷翻了個白眼,這纔想起兩人的婚前約定呢,結婚後誰也不管誰。

但畢竟都是馬上要結婚的人了,帶出去也有麵子,也不能隻帶出去有麵子。

“乾,你。”

“砰!”

水花濺落四周,牆壁也被浸染。

林丞剛睡醒,身子還有發軟,鬆軟的頭髮捲成毛,打開手機,發現有無數的未接來電。

鞠雨欣的,常苗苗的,額……誠哥的怎麼隻打了一秒,閃電俠啊。

不愧是我誠哥啊,妥妥的腎鬥士!

林丞這次學聰明,隻是把事情打字發給誠哥,這個自從小長大的哥哥,他還是信得過。

至於打電話嘛,嗯還是不耽誤他的美事兒了。

先打起電話,回給了常苗苗,“學姐,什麼事兒這麼著急啊?”

林丞看著手中的手錶,愈發覺得有意思,自己那個不靠譜的爹,瀟灑的時候徹底把自己忘了,還值這個錢?

明知故問,常苗苗有些無語,“你和葉臻語的事兒唄,學弟學弟快講講,現在到哪一步了?”

“哦,她的意思是最近狗仔想挖我,所以想讓我在她那兒躲躲,避避風頭罷了,冇彆的事兒。”

冇彆的意思,常苗苗略微放下心來,鞠雨欣就湊了過來,

“丞子,你那姐的緋聞真的假的啊,你也不問問?”常苗苗剛想罵她,然後又附和,

葉臻語的緋聞現在鬨的沸沸揚揚的,本來就是頂流,和多位頂流,還有同性頂流,被網友惡搞成“炮王”了,但不知真假,有待鑒定。

這無論放在哪個時代的娛樂圈,望眼過去都是相當炸裂的!

“對啊,我葉子軍永不退後!真的假的啊?”

林丞笑著搖搖頭,怎麼全國人民都愛吃瓜啊,他哪兒知道,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這天底下自有變數,不說了學姐,我回學校了。”

說完就掛斷電話,常苗苗要被好奇心給吊死了啊,這小子直接說他不知道不就行了嗎?

什麼狗屁真真假假,以為自己嶗山道士啊!!!

等林丞一回到學校,常苗苗就迫不及待的把他圍住,“我的好學弟,乖學弟啊,求求你告訴我吧,說緋聞是假的吧!”

林丞要再不回來,常苗苗都感覺自己快急出把兒了。

林丞有些震驚,追個星,至於嗎?撓了撓鼻,“嗯,假的。”

“呼……我就說我家姐姐怎麼可能做那種事嘛。”

常苗苗長舒一口氣,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鞠雨欣順手遞給林丞清茶,“來潤潤嗓子,講講怎麼回事兒。”

講完事情的經過後,常苗苗麵無表情:

“狗血。”

“那你是怎麼想的呢?”鞠雨欣一手托著臉問。

怎麼想的?

不知道,生活太枯燥乏味了,多點樂趣也未嘗不是太好,也不是自己想。

偷偷瞄了眼口袋裡的手錶,唉,她給的太多了啊!

“順著她的意唄,在怎麼樣啊,對我來說也是百利無一害啊。”

貪財?葉臻語那麼大的身價冇必要啊,貪色?那自己狂賺啊!

“是因為調查你父親的死因嗎?丞子,用不用我陪你去!”

鞠雨欣立馬站起來,一副當仁不讓的樣子,一旁的常苗苗忍不住撇撇嘴,

“你去?人家讓你進嗎?快哪涼快哪歇著吧。”

常苗苗來到林丞旁邊,兩眼渴望的看著他(´◊ω◊`),“能幫我一個忙嗎?”

林丞偏了偏頭,“學姐,什麼忙,你得說出來讓我考慮考慮啊。”

“要是你和她建立起姐弟關係,以後我這個葉子軍軍長,能不能線下和她見見麵啊?”

常苗苗微微俯身,委屈巴巴的嘟著嘴,眸子寫滿了“求你了 (´・ᆺ・`)”,這他媽哪個男的能頂得住啊?

“嗯好。”林丞真頂不住了,臉紅的撇向一邊。

給好葉臻語答覆後,孫悅便立馬開著車來接他,臨走之前,兩人還不忘戲精一波。

“丞子,冇有你我可怎麼活啊ꈨຶꎁꈨຶ你要幸福,你要快樂,你要爽!”

“學弟,記得學姐的要求啊,沒關係,就算你們冇達成姐弟(極度悲傷,撕心裂肺 )姐姐也不會怪你的呢。”

林丞無奈的躲開兩人,鹿飛送他出校門,還不忘感歎,

“人比人氣死人啊,我也想要個明星姐姐啊!我想要黑寡婦!”

林丞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道:

“斯嘉麗,是我的。”

說完便溜,本以為這一趟路會順風順水的,誰知在門外,孫悅的車又和彆人的車產生了摩擦。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孫悅轉過頭,結果少女的壓迫感撲麵而來,纖細線條流暢的手臂,剛打完籃球渾身還散發著獨特的荷爾蒙。

林丞剛走過來,想檢視什麼事兒,陳柔冷不丁的瞥了他一眼,咬字清晰:

“biao,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