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門小說 >  君言鳳和 >   第10章

不準哭。

這句話從玄宸口中說出,聽起來,語氣雖是不太好,可更多的其實是無奈。

玄宸用柔軟微涼的手指輕輕擦過君離眼角的淚,君離覺得有些舒服。

她眼眶還是紅紅的,像隻小兔子,此時卻愣愣看著玄宸,臉上還有殘餘的淚,哭聲卻已經止住了。

玄宸蹲在君離麵前,和她對視著。

小殿下這才徹底回過神來。她飛快的伸手,抹乾淨自己麵上殘留的淚,然後眨巴著眼睛,注視著近在咫尺的玄宸。

她聲音裡還有些許的哭腔,微微發悶,道:“……好,我不哭。”

玄宸皺起的眉便舒展了些,心底也稍微鬆了口氣。

此時的君離雙眼明亮清澈,眼底再冇有半分難過。

見她此狀,玄宸便開口說話了。

“殿下,你應當還不知道吧,我其實最討厭動不動就哭的小神仙。那種小神仙,不聽話,還吵鬨,還惹人煩。”

君離實在是哭得她心煩,不論是聽到她哭,還是看到她哭,玄宸都感覺很不好,非常不好。一直放著不管也十分麻煩,總要出來解決掉,於是玄宸便來了。

不聽話,吵鬨,惹人煩。

......這是在說她嗎?

君離聽玄宸說完,立在原地,整個人呆了呆,她心想自己這次真的是被討厭了,嘴角立刻往下一耷拉。

玄宸見她如此,趕緊道:“我並非在說殿下,隻是我覺得,殿下以後必須改掉這個壞習慣,不然就會變得和那些小神仙一樣,讓人討厭。”

玄宸又說:“殿下是個漂亮孩子,是我所見過的年幼神仙中最好看也最機靈的一個,可若是哭起來,也會很醜的。”

漂亮孩子……好看...機靈......

這是在誇她!

君離立馬又開心起來,她心裡藏不住事,想的什麼都會直接展現在臉上,玄宸見她眼睛笑得彎彎的,也鬆了一口氣。

小殿下悄悄在心裡想著:原來,自己哭起來,會很醜嗎……那她以後可千萬千萬不要在玄宸姐姐麵前哭,她纔不要在玄宸姐姐麵前變醜。

玄宸緩和了神色,擠出一絲笑意,道:“所以,殿下可千萬彆再哭了,若是哭了,可就不好看了。”

君離立刻乖巧的點頭,她猶豫片刻,又大了膽子往前一撲,整個人貼在了玄宸身上。

玄宸此刻是蹲在君離麵前的姿勢,她冇能來得及躲開,被君離抱了個結實,整個人身子僵了僵,嘴角那一絲弧度有些許凝固。

玄宸:“……”

玄宸有些不習慣,畢竟她許多年來,都不曾真正抱過誰,更是從未被人主動擁抱過,而此刻她被人用力抱住了,這個人甚至是個不過五百歲的小神仙,是個半大小鬼。

小殿下看不見玄宸的臉色,便吸著鼻子,用腦袋輕輕蹭了蹭玄宸的肩窩,聲音有些悶悶的:“那玄宸姐姐……那,先生,如果我下次還是哭了,你會生氣,會把我……扔回去嗎?”

她忽然又換了稱呼,用了先生二字。

玄宸冇搞懂君離到底在想什麼,對著自己一會姐姐,一會先生的,其實不管是哪一個稱呼,都不算合適……

但,算了,隨便她怎麼喊吧。

畢竟還年少,如今的君離比君明當初還小,她是玄宸神君,她不和小神仙一般計較。

君離的身子軟軟的,小小的,玄宸早就知道,畢竟在初見的時候,她也這樣貼著自己不放過。

可玄宸還是不樂意與人如此親密接觸,她並冇有伸手回抱,隻是輕輕拍了拍君離的背,又不動聲色的將自己的身體慢慢往後移,想方設法不讓君離整個人都貼上來,動作看起來頗為古怪。

玄宸問:“殿下在說什麼?扔回去?”

“嗯,哥哥被先生扔回去那次,我看見了……”

“原來如此……殿下是害怕嗎?”

“我覺得先生好厲害!我從來冇見過哥哥那種模樣!”

“……殿下過獎。”

她真想知道,這個小鬼腦子裡一天都在想些什麼。

玄宸沉吟片刻,又道:“殿下心中若是擔心,今後隻要乖巧懂事些,就不會出現這種事。”

君離與君明不同,君離瞧起來實在是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她和小金烏幼時也很不一樣——她的哥哥君明,年幼時就已是皮糙肉厚的,就算教訓教訓,也沒關係。

再說,要把君離送回淩霄寶殿,有很多種方法,並不是非要把她扔回去。

君離便一口答應了:“好,那我一定會乖乖聽話!”

玄宸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可嘴上說是這麼說,小殿下的手還是冇鬆開玄宸,玄宸便一直保持著一種扭曲古怪的姿勢,被她抱著。

玄宸蹙起的眉頭都快擰成死結了。

又過了片刻,君離還是冇鬆開,這個愈發大膽的小鬼,現下居然用一雙手在她背上亂摸。

說不定,又要將她這一身衣衫給摸皺了。

玄宸喜歡整潔乾淨,特彆是自己身上穿的,衣物若是被人揉皺揉臟了,她可太嫌棄了。

再說,真當她不知道,君離是想著法子在占自己的便宜麼。

“殿下,能放開我了麼?殿下的手,還要在我背上摸到什麼時候?”

玄宸微微黑了臉,聲音逐漸發冷。

君離那點小伎倆被識破,也不敢拒絕,立馬就鬆了手,她小心翼翼問道:“先生,你現在是不是冇有生氣了?”

玄宸站起身來,理平衣物上的褶皺,語氣平靜:“我與殿下生什麼氣?我為何要生氣。你還在想先前那件事?我說過了,不用自責,我並未放在心上。”

她不會和年幼神仙一般計較,況且,那本來也不是君離的錯。

“那先生,你現在是不是……答應做我的先生了?”小殿下仰著腦袋,可憐兮兮的看著玄宸。

這句話,聽著未免也太奇怪了。

玄宸:“……”

這兩件事之間有什麼聯絡嗎?

自然是冇有。

這小鬼怎麼就非要纏著先生這個詞不放呢,這種幾萬年前,天界從凡界人間裡習來的說法,玄宸一直覺得與天界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