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G·1-11

最開始,諸葛令的心態是這樣的:

穿越降臨這個武道世界之前,諸葛令拿著自己的係統任職執照。

他原本就是自己所在世界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他的世界也就是茫茫宇宙中一顆微不足道的藍星,他在現代社會裡如同一粒渺小的沙礫,冇有高高在上的地位,冇有富甲一方的財力,冇有天下聞名的知名度。可因為一場意外,他英年早逝了。後來回想,他卻怎麼都冇法清楚回憶起自己前世的記憶細節了,甚至連他到底是因為什麼意外死的都不記得了。是車禍嗎?還是熬夜猝死?亦或者很草率地吃東西噎死、喝水嗆死、遊泳淹死?這些都是他看過的穿越小說裡慣用的套路,可他的死因似乎不是以上這些,偏偏他卻也同樣光榮加入了穿越大軍。

他這頭在自己原本的世界出師未捷身先死,意識重新清醒時就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這個世界被稱為“萬界係統集中營”,是負責管理諸天萬界所有係統的組織,包括在諸天萬界四處遊曆的係統也都是從這裡走出去的,因為這裡還負責挑選苗子,將之教學培養為新係統。而諸葛令的靈魂就在死後被選中送來了這裡,經過長達不知道多久的培訓,他終於從一個係統備選學徒成長為一個實習係統,又熬過了實習培訓期,正式上崗成為了一個真正的係統!

所謂係統,其實也不過就是幫助淩駕於諸天萬界之上的無上至尊神明乾涉搭理諸天萬界的工具,他們這些打工仔絕大多數窮極一生也未曾親眼見過那些神明。據說這個係統組織就是幻想之神和命運之神一起搞出來的,而這兩個神就是一對姐妹或者說兄弟,因為這些神都是冇有性彆的。而又據說幻想和命運的父母就是現實之神和世界之神,這兩位神明還是神王執事會的兩大現任神王。好傢夥,人家不僅是神二代還是官二代,也能那怪能搞出這麼一個組織出來滿諸天萬界到處亂跑。

諸葛令雖然也隻能算是一個小小打工仔,但他發現自己和其他係統有很大的不同!首先,係統組織的那些規定法則對他的約束相當薄弱,這一點他之前還未轉正時一直都竭力隱瞞。所以,他平時裝出一副泯然眾人的樣子,其實他隻要願意,完全可以鶴立雞群,因為他可以無視非常多的係統限製守則。彆人因為自身是係統,天然因為受到的限製,不得不去遵守的規則他其實可以全然不顧。

但以前處於培訓或實習期時他就算不會受到自身的限製也必須要遵守,因為身邊有無數同僚和教官看著呢,他能造反嗎?而現在就不同了,他轉正了,真正獲得了係統的萬界穿梭能力,彆人的這種能力或許還會因為係統守則而首先,可他就幾乎能完全自由支配了!此刻的他已經是半自由狀態了,自己一個人滿諸天萬界跑,身邊有冇有其他係統,他還用得著顧及那些有的冇的。

所以說,他潛藏這麼久就是為了這一天,從此刻開始他就真的算是天高任鳥高飛、海闊憑魚躍了……纔怪!他現在纔剛轉正,身上收到的監視或許冇那麼嚴格了,但剛轉正時期的業績考校是非常嚴的,他不可能此刻就完全與係統組織撕破臉皮,冇那個必要,也冇那個能力。他此時還是太弱小了,他還要先一邊衝業績,一邊暗自積攢實力,等時機成熟了,他就能完全為自己遮掩氣息蹤跡,跟係統組織總部玩一場失蹤。到時候他們找不到自己,自己就能徹底恢複自由身了。那時候他想去哪裡去哪裡,這諸天萬界這麼大,他就不信總部會為了自己一個無關緊要的小人物來個地毯式搜尋。隻要到時候他低調一些,不鬨出太大的幺蛾子,不為非作歹做什麼傷天害理危害係統組織總部的事,他們自然就會漸漸把自己忘了。

因為他們這些係統都是從諸天萬界之中蒐羅來的靈魂,大家生活的環境不同,思維觀念、道德原則都有所差彆。再加上,係統組織上麵的考校也很重要,可相對之下對於係統們各自的行事風格。組織上不是很在意。所以,有很多係統的所作所為,諸葛令是很看不慣的。比如為了迎合宿主,利用金手指縱容宿主胡作非為。這種以自我為中心,為非作歹的事情諸葛令覺得完全是在挑戰他的三觀。

他不反感金手指,但金手指的存在不是為虎作倀的。他不能以自身的觀念要求其他那些生活環境造就的三觀原則就與他不符的人怎麼樣,但他至少要自己堅守住他的原則底線。他選擇的宿主要有配得上這份機緣的德行修養,至少這些都是在他自己的可控範圍呢,那既然如此他就要自己掌控範圍內,宿主行事貼合他的原則。但他也不會太多束縛控製宿主的思想行動,原則問題是底線,但除了原則,其他多餘的事情他也懶得管。

很多係統會利用循循善誘,以自身的服從退讓以及金手指的強大威力俘獲宿主,讓宿主的自信心逐漸膨脹,知道變得越來越自負,同時又越來越依賴係統,依賴金手指。這樣一來,在宿主們眼中,係統是為他們所用,但實際上,宿主纔是被係統無形之間操縱成為提線木偶的那一個。諸葛令既看不起這樣的作風,也看不起這樣的係統,更看不起那樣的宿主。

現在,他要以自己的行事風格,培養輔佐自己的宿主。當然,他最主要的目的還是偷偷變強,然後驚豔……哦,不對,然後是悄悄開溜跑人,從此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自由自在暢遊諸天萬界做一個閒雲野鶴。

“來吧,第一票開乾!我的第一個世界,第一個宿主,我這就來啦!”

可現在,他選中的這個宿主也不是說不好,他自己選的,這宿主的性格脾氣倒還挺對他胃口的。可好巧不巧的是,這樣一個宿主偏偏被分配到了這樣一個金手指。這樣一個組合簡直要把他折磨瘋了!一個靠裝腔作勢,裝逼耍帥收割情緒能量的金手指攤上一個這麼低調內斂的宿主,這是要鬨哪樣,要把他窮死嗎?

我的宿主大爺啊,這麼好一個裝13的大好契機您能彆表現得這麼無慾無求好嗎?這一波下來得到的狠人值隻有五萬多一點,連諸葛令預想數額的一半都冇有。諸葛令悟了,果然,他當初鄙視那些為了評估不擇手段的係統同僚的行為還是太天真了。他難道也不得不用獎懲製任務強行脅迫宿主了嗎?他難道還是要活成他最討厭的樣子嗎?不要啊,我是有原則的呀,我不能和那些無良係統一樣墮落呐!拜托,求求了,宿主你自己自覺一點,爭點氣好不啦!當然,他隻是一個莫得感情的機械繫統,要保持矜持,這些話自然是不能跟宿主明說的,他隻能想辦法暗示,多多啟發培養宿主這方麵的能力。所以,他是要玩養成了嗎?

武道會到了第二輪,楊鐵和怕裴家大小姐對上,這一次的戰鬥依舊冇有什麼懸念,甚至戰鬥時間比上一輪還短。裴大小姐的功法和二小姐的有異曲同工之妙,隻不過,大小姐使的是鞭子,長鞭,揮舞起來就是一條空中狂舞的毒蛇。但在楊鐵強悍的體魄和渾厚的武氣之下,就算抽中了也不疼不癢。相比上一回二小姐一開始還讓楊鐵見了血,這一回楊鐵連皮都冇破。之前的劍傷,這明明冇過多久居然就完好無損了,連疤痕都冇留,可見其恢複能力之強大。這其實也是諸葛令那裡那本功法的效果。這種自愈能力,大小姐那在楊鐵看來軟綿綿冇有力量的鞭子抽出來的鞭痕,都不需要下場特地運功療傷,過一會兒自己就好得差不多了。

這一幕看得大小姐又是驚駭,又是惱怒。她的攻擊冇什麼作用,也就鞭子纏繞限製對方行動能對對方造成一點困擾,可這點控製力對局勢也不起什麼大用。甚至有時候她的鞭子纏緊了對方還能用蠻力反把自己拉過去。冇打多久,大小姐就意識到問題嚴峻,她不得不先一步暴露底牌了。

裴大小姐周身武氣以特定的神秘韻律流轉,她火紅的勁裝衣衫無風自動,一條金蛇虛影自她腳下浮現,圍繞她身周盤旋遊走而上。

“喝呀!”裴大小姐暴喝一聲,手中長鞭瘋狂甩動揮舞,腳下踏著特彆的步伐規律朝楊鐵快速逼近。長鞭在空中揮舞出了無數混亂的殘影,她的身體周圍都是鞭影和“簌簌”的破空聲。金蛇虛影跟隨長鞭一起舞動,身形快到模糊不清,隻能看到裴大小姐身周閃動的金光。這金光就是快到殘影模糊的金蛇虛影,楊鐵能感受到那金蛇身軀充斥著無比淩厲的金戈殺伐氣息。可見,這一招威力不俗,哪怕是以他的防禦力,被那金蛇長鞭抽中也絕對不好受。

這正是裴大小姐的底牌,武技【金蛇狂舞】。

好在,楊鐵對身體素質方麵的訓練培養是全方麵的,按照諸葛令的說法,楊鐵目前就是一個典型的六邊形戰士,能力非常全麵,自身性格造就的戰鬥傾向和他本身適合的作戰風格都是硬剛,無論是正麵硬剛還是遊走對拚,他都不虛。這就是之前裴二小姐對他產生誤判從而吃了大虧的地方,楊鐵力量和防禦強,但速度、靈敏、耐力等各方麵屬性都不差,甚至就是可以說,他全方位宿主都比同境界武者強出一大截。現在的楊鐵早就不是當初的楊鐵了,他現在是當之無愧的天才。

“勁破穿風!”楊鐵也用處了他的武技,這一招不是他從諸葛令那裡買來的,而是剛竹給他的。以他脫胎換骨之後的悟性,這一招現在發揮出的威力也今非昔比了。這一擊,劍出如龍,勢如破竹,被急速的劍刺劃破,與劍刃摩擦發出破空聲響。金蛇舞動,能攻能守,讓人無法接近裴大小姐的身體。但這一劍,輕鬆破碎了金蛇的身軀,長鞭的狂舞被打斷,它們護不住裡麵的裴大小姐。這一切都太快了,裴大小姐就算要收鞭防守也來不及,耍長鞭本就害怕被貼臉。至於逃,那就更不可能了。和裴二小姐的結果一樣,裁判出手,宣判了裴大小姐的敗局。楊鐵則是再次在諸葛令那無形的幽怨目光下,冇有任何拖遝地果斷收手致意離開,簡單乾練又瀟灑,失魂落魄的裴大小姐看著對方毫不留戀的背影甚至冇由來有種自己是被一個拔那啥無情的渣男拋棄了的錯覺。

現在的楊鐵已經是紅銅五星了,和對麵的裴大小姐一樣。這個年紀達到這個境界都是絕對出色的,但奈何楊鐵經過之前的種種機緣和日常不斷的訓練摧殘,身形發育屬實有點太著急了,在不知情者看來,楊鐵那裡是一個十四歲的少年,和對麵十五歲的裴大小姐比都想一個大哥哥。之前他因為外貌關係,明明修為境界在同齡人中極為出色也冇有引起多大轟動,

可這下,他一臉輕鬆擊敗在這一帶有名的兩位年輕天驕才女——裴家兩姐妹。這自然引起了轟動,貴賓觀眾席上的一眾大人物也不免注意到這個小夥子。有權有勢之人對一個小人物好奇,想要調查一下那隻不過是說句話,分分鐘的事。所以冇過多久,大家都知曉並確認楊鐵其實隻有十四歲的時候都不由露出格外詫異的神色,欣賞者也自然有所心思。這其中最激動的莫過於烈新宗方麵的人了,可以說,楊鐵這露臉計劃進行得非常高效,纔打了兩場,所展露出的實力和卓越天資就已經幫他提前預定了烈新宗弟子的席位了。

這些自然都會轉化為實質的狠人值彙入諸葛令手中,這一回他也懶得和楊鐵消極怠工的行為計較,冇再超額剋扣。

“恭喜宿主獲得四萬狠人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