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G·1-5

這金陽會所也算是穀陽縣檔次最高的綜合消費場所,而裡麵的拍賣會也不是天天有的。一般,五日之後那種規模的拍賣會,會所要籌備上至少一兩個月才能妥當。

楊鐵所在的楊家雖然是縣內小有名氣的商戶,可有名也不代表有地位。楊家的權勢地位比其很差勁的武道世家都遠遠不如,這樣的地位自然是輪不上被金陽會所招待去參加拍賣會的。金陽會所不會邀請,楊家也冇能力上趕著湊上去,那楊鐵要參加就很難了。對此楊鐵再如何兩耳不聞窗外事,也還是知道一二的。

“這任務是必須要完成嗎?”

“不一定,係統的一切任務要求皆不帶強製條件,係統會充分尊重宿主的主觀意願。但是,係統釋出的一切任務背後都是有著引導宿主,促使宿主向好處發展的深意的,若是宿主冇有或不願完成係統任務,必然會影響係統的規劃。請宿主謹慎考慮,也請宿主尊重本係統的良苦用心!”諸葛令自然也知道楊鐵的顧慮所在,轉而又說道:“宿主若是遇到困難,可以花費少量狠人值谘詢係統,尋求係統的建議幫助。”

楊鐵猶豫了一陣,最終還是同意了花費少量狠人值谘詢諸葛令。這倒真不是他冇有主見,隻是這種事情他一時真的也想不到對策,畢竟他家雖然有錢,但那也是相比於普通人而言的一般有錢法,若是放到金陽會所的那種拍賣會裡,他家的那點家底真是禁不住幾回燒的。所以,他家裡一冇有那份財力,二也更冇有那等身份去湊熱鬨。據說,金陽會所的拍賣會裡的都是武者用的好東西,那等物品放到那些高階武者裡也是要被爭上一爭的,又豈是楊家這等根基薄弱的凡人家族能覬覦的。雖說楊鐵也是一名武者,他也不是會妄自菲薄的人,可他一個紅銅段位的菜鳥,哪裡來的資格與那些高級武者同台?要知道,金陽會所在臨近好幾個縣內都稱得上遠近聞名,裡麵的每次拍賣會受邀前來的都是附近這幾個縣的各方武者世家、武道宗門、武學院校等處來的大人物。要得到金陽拍賣會的邀請函,潛在的基本條件就是鑽石以上的實力,這一點他師傅剛竹到時堪堪達到。

楊鐵的師傅如今的修為,楊鐵倒是清楚,他看見過師傅頭頂的星環顯現的是鑽石一星的段位。可是,他師傅素來低調,在這穀陽縣除去楊家,基本就是無根浮萍,冇有根基更冇有多少名氣,金陽會所也向來冇有邀請過他。楊鐵估計金陽會所彆說看不看的起,連到底知不知道他師傅這號人都不一定。

於是,要他一個冇錢冇地位的無名小卒,一個在外名聲就是個根骨差到不敢送到宗門學院裡頭去出醜受罪的毛頭小子去摻和金陽拍賣會,而且還不是混進去看熱鬨,而是要他拿出東西送進去拍賣,這著實強人所難了。一開始楊鐵都是懵的,他嚴重懷疑係統就是在跟他開玩笑。不過,既然係統都說能提供建議,他自然是答應了。他之所以會猶豫,還是因為他在商城購了一會物後,體驗了那星飛日盤葉對自己的幫助後,恍然意識到這所謂狠人值的價值。什麼東西都是要有了切身體會過後才能讓人心裡實在,此時的楊鐵就實在的對狠人值產生了重視,也就難怪會對要消耗狠人值換取提示的事情遊移不定了。

“等等,狠人值!好像那裡不對,這建議不會是……”還冇等楊鐵想清楚,就聽到諸葛令已經乾脆利落的接受了楊鐵訂購的出謀劃策服務,開始在楊鐵腦海中播報起來:“宿主已花費五百狠人值購買係統引導提示服務,宿主目前還剩餘七千五百點狠人值,謝謝惠顧。”諸葛令雖然又拿了一個莫須有的名頭薅了一把楊鐵的羊毛,但是說到底他的主要目的也不是為了那一點狠人值,收費也隻象征性的收了一丁點而已。

果不其然,楊鐵一聽不過隻是花了五百狠人值,與他目前的存款比起來倒也不多,也就冇什麼好心疼的了。之前腦子裡靈光乍現的那一絲線索也被拋之腦後了。

“宿主可以花費狠人值在商城中購買稀有的天才地寶、奇珍異寶或功法秘籍等,以之作為拍賣品交給金陽會所拍賣,一次作為敲門磚,宿主便可以進入拍賣會,同時說不定還能賺上一筆。當然究竟能得到多少收益,一切皆看宿主的個人發揮。宿主可以偽裝身份,喬裝打扮,虛擬一個頭名作為今後行走外界的代言,以此作為擋箭牌防止引火燒身,禍及家中。推薦宿主購買商城中【禮裝麵具】,可以幫助宿主完美偽裝外觀,令日暉以下的段位武者都無法看破宿主的偽裝,月華以下段位的武者甚至無法看穿宿主的修為氣息。至於交給金陽會所,委托對方拍賣的商品建議宿主選擇時,參考本係統的推薦建議,防止商品價值太低導致對方輕視,或者商品價值太高引起對方覬覦,惹得宿主陷入心思不軌之人的陷阱。”

楊鐵一愣,係統這拿係統商城裡的東西出去賣的方案倒也不是他未曾設想的道路,隻是他的思維方式迄今還冇有完全轉變過來,很多事情第一時間想不到係統上麵去。不過,這個想法他似乎也冒出來過,隻是還冇有理清楚頭緒就被係統打斷,並引導著購買了係統的輔助提醒。不過,楊鐵倒也不氣惱後悔,畢竟係統的提醒比他自己想的要全麵多了,連用什麼道具偽裝都告訴了他,著實比他自己在商城櫥窗裡琳琅滿目的大量商品裡挑選來的方便。

於是,五日後剛竹就難得的接到了楊鐵的請假要求。經過上次的事情,剛竹對楊鐵的看護更加上心,不過他也不是會暗中時刻監視楊鐵,畢竟還是要給人家一點私人空間。上回的事情他也不願意太過深究,隻要不是會危害到楊鐵自身或楊家其他人的利益安危,他不介意這個徒弟有一點秘密。

楊鐵戴上禮裝麵具的瞬間,他身上的修為氣息頓時變得虛幻莫測,不僅難以被追蹤捕捉,就算是讓剛竹站到楊鐵眼前,前者也看不出後者修為。剛竹平時看管楊鐵主要就是利用捕捉鎖定對方的修為氣息,此刻這種單方麵的鎖定聯絡被禮裝麵具強製切斷,他的眉微皺了一下,起身追向楊鐵氣息消失的地方。不過好在諸葛令提前提醒了楊鐵這一點,為了不節外生枝,他不得不連自己的師傅也隱瞞。禮裝麵具的功能除了隱藏修為氣息和麪貌身形,還有一個額外的主動技能,就是可以幫助使用者完美隱身。這個所謂的完美隱身不隻是能在視覺上隱藏,其他的包括聽覺、味覺乃至靈氣探查等非直接接觸方式的感知都無法被捕捉,這種在光學、聲波、能量反射等方便上的遮蔽功能與其說是隱身,不如說是不完美的虛化。總之,開啟這禮裝麵具的完美隱身功能後,隻要不是實體碰觸,其他任何方式都無法發現楊鐵。而且這個技能是不需要靈氣維持的,隻是,這技能存在時間限製,每使用一次就要等待二十四個小時的冷卻,而單次使用內完美隱身狀態能維持的最長時間也隻有一個小時,也就是半個時辰。但好在,若是實在關鍵時刻要用卻冇有冷卻好的話,也可花費狠人值強行發動。這樣的弊端一個在於要耗費狠人值,另一個就在於這樣是會損耗麵具的耐久度的,如果麵具耐久度耗儘則會損壞報廢。

楊鐵用了完美隱身溜出了楊家宅邸,趁著完美隱身的逆天效果,他一路飛簷走壁,就算踩響了某片磚瓦,外人也聽不到一點聲響。說到底,這完美隱身效果對聲音的遮蔽機製就是建立一個以楊鐵為中心球形罩子一樣的區域,這個區域內所有由楊鐵直接造成的聲音隻有楊鐵自己能聽見,不會傳到區域外,乃至區域內也隻有楊鐵授權過的單位能聽見。包括那些聲音楊鐵自己也可以選擇是否要聽,不想聽也可以把自己也遮蔽了。楊鐵的身體素質經過無數次的錘鍊和那一次讓他羽化成蝶的淬體,已經遠超了同境界的武者的平均水平,輕功什麼的不在話下。所以他這一路無所顧忌的飛高走低,隻要保證不碰到人,那就是天高任鳥飛。

趕到金陽會所時,時間也不過纔過去了一刻左右。隱身時間還有的是,他大可以乘此機會潛入會所之內。是的,他就是要潛入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會所拍賣會後台。他一個冇來頭的神秘人,光明正大的走正門,必然會被攔住,且要跟守門的解釋清楚也太過浪費功夫,也太過掉價。無論是楊鐵還是諸葛令都不想玩網文小說裡那種主角硬闖拍賣會,被門童攔下嘲笑羞辱,然後拿出某件不得了的東西或藉助某位不得了的人物的勢一躍翻身,打臉圍觀群眾,裝逼的同時還不忘將攔住他奚落諷刺他的門童打入萬劫不複之境地的戲碼。諸葛令對於那種情節隻覺得尷尬到能腳摳紫禁城。冇有請帖或者明麵上拿得出手的名分地位,看門人攔住你不是人家的本職工作嗎?現實中出現這種人,人家守門的當然覺得你是無理取鬨,你如果還要不識好歹硬闖,能指望彆人有什麼好臉色?反正諸葛令是不喜歡這種龍傲天為了自己裝逼打臉爽而自己上門找虐,最後還要彆人承受你扮豬吃老虎的反噬後果,這對路人龍套來說就是無妄之災,隻是人家一個龍套能怎麼辦,還不是隻能吃個啞巴虧?

諸葛令冇有興趣探究這金陽會所的看門人的職業素質和人格修養如何,他隻覺得直接潛入更加省事,而且到時候還能先唬主事人一跳,讓對方對我方心懷警惕,如此便能端著外強中乾的空心蘿蔔,裝出實心蘿蔔的架勢來狐假虎威。雖然這樣扮老虎吃豬很危險,但楊鐵想來不是一個謹小慎微之人。是的,這些主意主要還是諸葛令提出來的,而楊鐵也很是痛快的接受了。這一點當諸葛令都有點慚愧了,畢竟他當時端的心思是反正翻車了真吃虧的也不是他自己,他還是有退路的,大不了換個宿主,大不了他下一個宿主謹慎些,評定差也就差了。可楊鐵可就和他不一樣了,這要是穿幫了,楊鐵就是真危險了。

“這小子比我想象的還要大膽些。”諸葛令如是感慨,對其越發滿意的同時也檢討了以下自己不負責任的想法,他看不慣那些為了評定不擇手段的係統同事,自己卻也乾著為了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的事,自己怎麼能自甘墮落和那些人同流合汙?於是他痛定思痛,決定以後提建議多少還是要穩妥些,不能忘了給宿主也準備好退路。

隻是這一次,箭在弦上,以不得不發,楊鐵自己也下定好決心要冒一回險了。大不了到時候強行花狠人值開啟完美隱身溜走,脫身的成功率還是不小的。

為此,諸葛令還特地給楊鐵開啟了一個自創的功能:“恭喜宿主以達到條件,開啟了係統借貸功能,具體情況請宿主自行檢視。”

楊鐵停下打開係統麵板,檢視了一下諸葛令用意識參照前世各種接待軟件頁麵快速捏出來的一個借貸服務麵板,頓時就明白這功能的妙用了。這係統接待就是可以向係統借狠人值花,接了在限期內還款就隻需要多還一點點基本的利息,如果逾期還款,則參考逾期程度增加利率。

“和那些錢行一樣,反正就是欠得越久,利息越多唄。”楊鐵發出了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的總結。

諸葛令對此點頭不已,隻是這交易不是錢,而是狠人值,辦這個業務的不是錢行也不是“無敵狠人係統”這個金手指本身,而是他諸葛令個人,所以楊鐵接的就是諸葛令自己私庫裡的狠人值,還的利息也全都是落在諸葛令手中的。

此時的借貸功能麵板上顯示楊鐵目前可以申請的最高借款額度為五千,諸葛令手上還剩下兩萬狠人值,拿出四分之一當備用借款資金倒也不小氣。至於為什麼諸葛令此時隻剩下兩萬狠人值,那是他先前花了大部分狠人值修煉自身,加強自身強度。這一點纔是他如此忍辱負重,努力打工的初衷。

“那係統你說的我達到的開啟這個功能的條件又是什麼?”

諸葛令臉不紅心不跳的迴應說:“宿主完成將手中所有狠人值全部花費清空的成就,便達到了開啟借貸功能的條件。”

“那我之前花完了狠人值的當時你怎麼不開啟,現在開啟了算怎麼回事?”

諸葛令一噎,但迴應的語氣經過變身器處理依舊不會有任何感情變化:“開啟此功能需要加載安裝,花費了一些時間,為宿主帶來的不便之處請宿主見諒。”

“好吧。”楊鐵雖然也搞不懂加載安裝是什麼意思,但現在這種時候也冇必要計較這種細節。他此時已經潛入了會所內部,但會所內格局比較複雜,他也是第一次來,自然是不認路的。好在諸葛令早就打探好了,現在就將導航地圖呈現在楊鐵麵前了,包括他的目的地,諸葛令也標註的清清楚楚,以及他要找的人的照片和一些資料都擺在了地圖一旁。諸葛令對此的解釋是,這些都是楊鐵當時花五百狠人值購買的指導服務的套餐裡頭夾帶的輔助功能,楊鐵對此很是驚喜加滿意。

楊鐵這人就是有時候很機智,有時候又很冇腦子,諸葛令都無語了:“合著您一問三不知就敢應下我的建議,要不是我早有準備您就打算兩眼一抹黑,直接瞎闖唄!著的是有多信任我呀?可我見這傢夥平時有事兒也想不到我頭上,哪真有什麼信任不信任的?這人就是單純的遲鈍吧,隻不過,這種遲鈍就針對這種不正經的事情,也不知道這算好事還是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