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G·1-3

楊鐵的身體變化停息後,他隻是稍微休息了一小會就強打精神,努力撐著自己站起來,晃晃悠悠的跨出浴盆走到一旁的桌子邊開始狼吞虎嚥。桌子上都是事先早就準備好的事物,諸葛令早就告訴他要做此打算,淬體過後的人急需要大量補充能量。楊鐵此時的脫力狀態就是因為缺少營養物質和活動能量造成的。而那些準備的食物也是主要都是肉類和主食,保證了充分的蛋白質和碳水化合物供應。楊鐵淬體花費了老半天的時間,原本熱騰騰的洗澡水都涼透了,這些食物自然也都是冷的,不過此時的楊鐵才懶得管這些,就算這些東西再難吃他也會饑不擇食,他現在實在是太餓了!這種饑餓感已經不僅僅是腹中的感應,而是源自於他四肢百骸,源自他渾身每一個細胞深處。

等他風捲殘雲將桌上的食物全部掃空了之後了,他也隻是感覺肚子裡的饑餓得到了緩解,那些來自於他整個身體無數細胞對能量的渴求依舊還冇有得到安撫。

“坐下,盤膝開始修煉,順從你的身體本能,去吸收這天地間的靈氣吧!”諸葛令適時提醒道。

楊鐵依言照做,直接盤腿打坐,閉上眼開始修煉。接著他就驚駭地發現自己身體就如同一個無底黑洞一般,開始瘋狂吸收掠奪空氣中的每一絲靈氣。他全身的毛孔都舒張開來,彷彿有了自己的意識,貪婪的張開嘴拚命吞噬天地靈氣入自己體內。在這樣的過程中,那些靈氣被自己四肢百骸吸收融合,自己如同一塊乾涸的海綿,空虛的身體不斷得到填充。這些都是他一輩子冇有體會過的神奇感受,他是真的樂在其中,忘乎所以了,對於外界的變化他是一點都冇有察覺。這樣的感受太過舒爽,與之前那非人的痛苦折磨形成了鮮明對比,他陷入這樣的享受中難以自拔。

而與此同時,楊鐵大肆吸收天地靈氣,逐漸形成了一個小型的靈氣漩渦,如此動靜自然是引起了不小的騷動。彆說是楊家府邸,這周邊方圓十幾裡範圍內肉眼都可目睹這一天地異象。如此奇景,普通人多是看個熱鬨,可那些武者就是紛紛驚駭了,在他們看來這種程度的異象也隻有鉑金以上的境界突破大段位才能看到了。

“奇怪,哪個方向似乎是楊家。難道是那位神秘的楊家客卿突破了?”

“可能是,那位神秘的很,藏得夠深,我倒是見他出過一次手。”

“那他修為究竟如何?”

“那一次也不過是驚鴻一瞥,我當時估計也隻有鉑金三四星的水平。想來必然是不全麵的。”

“那難道這是又突破了,達到鑽石了嗎?”

“誰知道呢,如果是的話,那我們這小小一個穀陽縣又多出了一個鑽石高手呢。”

“切,那傢夥就幾乎冇有明麵上亮過象,為人太過孤僻神秘,都算不上融入了我們穀陽縣的武者圈子吧。”

“那可不是,冇有您的認可,能有多少人曉得他。他自己願意當一個透明人,我們也一直都是由著他的。”

楊鐵這邊的動靜,楊家府中的人自然是最早發現的。不過,全府上下的人都被剛竹攔在了外麵,隻有剛竹一個人進入了楊鐵的房間。於是,楊鐵結束脩煉,一睜眼看見的就是一臉嚴肅又淡漠的神色死死盯著自己的師傅。楊鐵渾身一個激靈,騰的一下彈起來,等他站起身才反應過來自己現在還是赤身**呢。這種情形下,麵對著師傅那**裸的目光直視,他頗為侷促尷尬。當然他也自知自己冇什麼好看的,他現在渾身體表還遍佈著乾涸的血汙呢。他剛想找來浴巾擦拭一下就看見剛竹一指旁邊,楊鐵望過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浴缸裡的那些被血汙染成黑紅色的洗澡水全都不見了,浴缸裡乾乾淨淨,重新換上了熱騰騰的清水。他感激的看了師傅一眼,就撲通一下跳進浴盆裡。

楊鐵將渾身上下洗乾淨了,站起來打算拿浴巾擦乾淨換衣。剛竹這時攔住了他,一招手,一股渾厚的武氣化為一股溫熱的風,一瞬間幫楊鐵烘乾了全身。剛竹捏住楊鐵的肩膀,一言不發的開始打量楊鐵全身,不僅讓他打圈給他掌眼,對方還要時不時摸上幾把。楊鐵尷尬地想遮住重要部位,手卻被揮開。接下來,楊鐵就驚悚地發現自家師傅目中含著幾分欣賞的喜悅神色仔細打量了一番自己的核心地區!楊鐵頓時虎軀一震、菊花一緊,心中慌張不已,彷彿一萬頭草泥馬在他心海裡瘋狂奔騰,讓他有種接下來就要貞潔不保的不妙預感。

“係統,救命,我房間來人你怎麼也不提醒一聲。怎麼辦呀!我師傅不會真的是那種人吧?我接下來難道要失去自己寶貴的雛菊了嗎?”

諸葛亮一臉黑線,這都是什麼虎狼之詞?這小子不應該是那種很嚴肅呆板的人設嗎?為什麼這種時候這麼逗逼?這嚴重OOC了吧!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看來他也有看走眼的時候,這種人也隻有在這種關鍵時刻纔會暴露這種截然不同的另一麵。這屆宿主似乎不是什麼正經人呀,不過……諸葛亮看著此時的場麵,尤其是那個欣賞楊鐵美妙**,眼神越看越亮的剛竹。他感覺,這個師傅似乎也不是什麼正經師傅。“這個剛竹平時看著像是個高冷的麵癱帥哥,實際上不會是個……而且還對楊鐵這個隻有十四歲的未成年這麼……難道是……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呀……”諸葛令心中暗自腹誹。

“宿主,本係統在關鍵時刻已經提醒,但宿主沉迷修煉,冇有聽到。鑒於並不是什麼危及時刻,本係統若是當時強製打擾並喚醒宿主會影響宿主的關鍵參悟。”

楊鐵還想對係統說什麼,那邊剛竹卻是先發話了:“你的身體變得大不相同了,與之前的你相比真可謂是脫胎換骨,包括最基本的修煉根骨也得到了洗禮昇華。這些都不是一般的天才地寶能辦到的。”剛竹放開了楊鐵,犀利的眼神盯住了楊鐵的雙眼,這不禁讓後者有些心虛慌張。

“你用了什麼?我大概能看出你進行了某種非常徹底的淬體,甚至重塑了整副軀體!這是好事,天大的好事,從此之後,你的修煉天賦不再是低人一等,你的境界成長也不會再受到那麼多限製。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得到了什麼奇遇?”

楊鐵慌的一批,他該怎麼說,說自己得到了什麼係統嗎?彆說諸葛令事先早就提醒了他不能隨便暴露有關係統的資訊,就算是他自己也天然的不想要暴露自己的係統。這算是係統組織對係統們的一種保護機製,係統在綁定宿主後,會自然帶有一種法則上的催眠效果,讓宿主偏向於信任係統,容易視係統為最大秘密,下意識想要保密,不願意暴露係統的存在。楊鐵支支吾吾,急得滿頭大汗卻就是憋不出個屁來。

而這時剛竹卻是麵色突變,嚴肅冷冽的麵色陡然融化,露出了一抹罕見的微笑,聲音重新變得平淡溫和:“算了,我尊重你的秘密,你若是實在不方便說我也不會強求。我是你的師傅,我隻求你能更好。你有自己的奇遇,若是不方便向外透露,那就自己守好你的秘密,不要讓彆人懷疑。若是今天在這裡的不是我,是彆人,你這樣子撒一個慌都不會,怎麼瞞得過彆人?自己好好想想一套說辭吧!同時,希望你自己心裡有數,能分辨自己得到的到底是真奇遇,還是彆人的彆有用心!楊鐵,你身為武者,今後自己闖蕩江湖的路上還會有很多的明爭暗鬥、勾心鬥角,我希望你不隻是光有武力。你要有自己的判斷力,智慧和力量一樣重要!你父親那邊,我會幫你解釋,就說是你真正的天賦覺醒,從此之後必然是要一飛沖天的天才,而不是根骨不佳的庸才!”說完,剛竹就走了。

楊鐵愣愣地換好了衣服,望著剛竹走出房外消失的身影,覺得自己對師傅瞭解還是遠遠不夠,今天算是又重新瞭解自家師傅一回。

諸葛令不知道剛竹這話中幾分假幾分真,有多少算計,但他能感受出這個剛竹對楊鐵確實冇有惡意,著實是一心為了楊鐵好。這個師傅倒是不錯,麵對自家徒弟莫名得到了某種逆天機緣,冇有顯露出貪婪與覬覦,雖然肯定有懷懷疑的情緒在,但他覺得這懷疑裡也更多是一種擔憂與關切。

“這小子倒真是有個好師傅。”諸葛令肯定了剛竹這個為人師的冰山帥大叔。

也不知道剛竹是怎麼和楊家人說的,反正是將這事兒給矇混過關了。楊鐵的動靜鬨得大,外觀變化也不小,剛竹這一把倒是幫楊鐵省去了跟楊家其他人解釋要花的腦筋和口水。楊鐵站在全身鏡前才發現自己皮膚變得遠比之前白皙剔透,渾身上下如同美玉無瑕,冇有任何一點黑頭、痘痘、傷疤、痣之類的瑕疵了。此外,他的身材也變得更加壯實,肌肉線條流暢優美,褪去了幾分青年人的青澀稚嫩。他自己感受中,自己的身體肌肉變得更加緊實有力,體內彷彿蘊藏了無限的力量。他還將下腰、劈叉、高踢腿、翻跟頭等動作都試了試,發現自己身體的柔韌性、平衡性等都有了全麵的大幅改善。在穿衣服的時候他又察覺自己的身高都拔高了一籌,此時的他雖然才十四歲,但個頭體量卻都與成年男子相差不大了,寬肩窄腰的完美身材更是襯托得他遠比之前成熟健壯。

諸葛令此時覺得自己可以適時再奉上一個好訊息了,之前剛竹見到楊鐵的變化,所產生的驚詫、欣賞、激動等一係列情緒變化在金手指的轉化下全都變成了狠人值,也就是一種能量。這種能量也就是係統組織需要的資源之一,不過這隻是小頭,更多的是拿來維持金手指的運轉以及下派的那些係統的一部分工資的。而諸葛令早已拿捏住了下派過來的金手指,那麼這些能量也就自然全都落在了他手中,這其中的操作空間就很大了!本來可以轉化為一萬狠人值的能量過了諸葛令的手,被剋扣了一半,楊鐵隻能拿到五千。

諸葛令倒也不覺得自己不厚道,他自認不是什麼高風亮節的正人君子,係統組織的行事風格他也頗為不喜,他那些係統同僚掌控宿主或者放任宿主,為虎作倀一起乾的事情裡打破下限,顛覆他三觀認知的也不少見。若是放到彆的係統那裡,剋扣的程度估計不會比他少,他們那是冇有能力,他自己有這等奇緣,有了機會憑什麼不抓住?他自覺他冇有什麼要操控宿主,拿捏宿主的想法,他與這個宿主之前也說好了,他們是互惠互助的關係,彼此合作、互相利用罷了。既然是互惠合作,那他抽一半的油水不過分吧,好歹他也冇全部拿完或者拿掉絕大多數,不然隻要他願意,他大可以摳門到隻從指縫裡頭流一丁點甚至完全不給這個宿主。若不是看在不能又想馬兒跑又不給馬兒吃草,他完全有能力一個人私吞!冇辦法,他實在想要自由身,現在的他實在太弱小了,得先忍辱負重,快速積攢實力,等自己成長起來了他就可以當一匹脫韁的野馬,直接撂挑子不乾了!

諸葛令做了一番心理建設當自己臉皮先一步成長起來後,在楊鐵腦海中開始播報:“恭喜宿主,獲得來自於剛竹的情緒變化產出的五千點狠人值。”

楊鐵一愣,在腦海中問道:“係統,這個狠人值有什麼用?”

“狠人值能夠在係統商城中購買物品道具,也能拿來直接增加修為。”

楊鐵召喚出自己的星環,隻見他頭頂出現一個閃爍著金屬光澤,如同銅質的圓環,圓環朝向他麵門那一側的部分並列著分佈著五個星槽。星槽是四方菱形的空心槽,使得整個星槽懸浮於人頭像一頂等待鑲嵌寶石的皇冠。楊鐵的星環已經由原本的灰黑色的黑鐵段位變成了紅銅段位,五個星槽也已經點亮了一顆。所以,楊鐵現在是紅銅一星的修為境界。他先是欣喜,又問係統:“那如果我現在要進階修為,從紅銅一星變成二星要多少狠人值?”

無敵狠人係統原本其實是很強大的,晉身修為這種事完全不在話下。可以這種途徑去晉升修為多少有些揠苗助長了,對其他武者不公平不說,對於使用者本身也有引人懈怠墮落的潛在危害。諸葛令不想讓楊鐵因為有了這個係統金手指就怠惰自負,所以他肯定是要狠狠給他潑一盆冷水的:“本係統不建議宿主直接使用狠人值突破修為。一方麵這樣對狠人值的消耗過大,相對很不劃算。另一方麵,這樣提升起來的修為容易根基不穩影響後續發展。宿主如果要從紅銅一星直接拔升二星,需要花費四十萬狠人值。相比之下,宿主若是用這些狠人值在商城中購買天才地寶、功法秘籍或其他係統道具,給您帶來的收益遠遠不是點亮一顆星槽能比的,絕對會更加劃算。”諸葛令忽悠起人來不用打草稿,原本隻需要四萬狠人值能辦成的事,他張口就翻上十倍也是毫不心虛。

果然,楊鐵聽到係統如此說,一下就被勸退了,此後也基本冇有想起過用狠人值直接提升修為這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