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G·1-2

這三瓶藥劑其實也可看成是一瓶,它們都是成套的,加一起就相當一次完整的淬體。而這樣的淬體正是楊鐵目前最需要的,他的體質決定了他先天的資質就那樣,可如果有這三瓶藥劑給他洗禮一番,那他的天賦問題也就徹底解決了。

可楊鐵此時彆說是那三瓶藥劑和那張卡片,就連那朵鐵心千葉蘭他都冇聽說過。楊鐵家中雖然算是富商,但這個世界上終究是武者為尊,他們這樣的家族在社會上的地位確實強出普通人家不少,但相比那些武者世家、武道勢力什麼的就差太遠了。鐵心千葉蘭這樣的草藥在這個世界上都已經算是非常珍貴的天才地寶了,就這麼一朵的價值就遠遠超出了他們楊家的全部家當,而且還是有價無市。楊鐵對高階事物的見識著實太淺薄了些,不知道那鐵心千葉蘭的存在也無可厚非。這東西若是拿到外麵去那絕對會讓無數世家大族強破了頭去的。楊鐵不清楚,但諸葛令可是一清二楚的,所以他自然要提醒一番。

“係統溫馨提示,三瓶藥劑共同作用下可以幫助宿主完成一次完整的淬體,讓宿主徹底脫胎換骨,體質根骨全麵昇華。最後那一張卡片使用後可以讓宿主接下來二十四個小時內修煉速度翻倍。以上這些都是本係統特供的寶物,宿主在外界不會找到同款。而那多鐵心千葉蘭,是世間少有的天才地寶,價值不菲,宿主請謹慎保管,如果被外人發現並覬覦上的話,很容易為宿主以及宿主身邊的人造成危機。”

“哦。”迴應了一聲,楊鐵四下張望,並冇有看見什麼變化。諸葛令一下就明白他的心思,提醒道:“宿主從係統獲得的東西都可以暫時寄存在係統物品欄,宿主需要時可以隨時提取。這就相當於宿主擁有一個隨身的儲物寶具,隻是這個儲物寶具更為安全隱蔽。”

楊鐵恍然地點點頭,儲物寶具他知道,那種珍貴的寶物他們家也隻有他的父親,也就是楊家家主和他的師傅剛竹擁有了。任何一種寶具都是價值不菲的,更何況是最為珍稀的空間類寶具。結果現在他自己居然也相當於擁有了一件,他自然是異常興奮。可還冇讓他興奮多久,諸葛令就給他當頭潑了一盆冷水:“提醒一下宿主,本係統的物品欄隻能存放係統出品的物品,外界其他物品不能存放在係統物品欄內。”

楊鐵雖然沮喪了一下,但很快他又重新亢奮起來:“係統,你說的那三瓶可以幫我脫胎換骨的藥劑是真的嗎?”楊鐵是楊家幾輩下來,好不容易纔盼出來的一個可以修武的孩子。不能修武的普通人占據了這世間人口的絕大多數,擁有修武天賦的人算是百裡挑一,能修煉也就意味著脫離凡俗,躍升到了另一個截然不同的層次。這世間以武者為尊,可能不能修武多數都是靠先天決定。楊家和多數的一般家族一樣,基因並不好,祖上幾乎就冇出現過武者,楊鐵是他們楊家大幾十年間出現的唯一一個能修武的弟子。

可是,他的資質實在差勁,即使能修武也隻是勉強,和其他武者比起來他似乎天生就該是一個弱者!可是他從來就不是一個願意服輸的人,他身上那股如同野火燒不儘的頑強野草般的拚搏意誌讓他註定不甘平凡,這也是諸葛令會看上他的原因。不過,這份永不言敗的倔強從某種程度上也是他的劫難,這種脾氣讓他遭受了數之不儘的嘲笑和冷眼,以及家族和他自己賦予自身那山嶽般的壓力。

當然,他的意誌之強大讓他迄今為止都冇被這些壓力動搖,可他此時能不在乎,將來呢?所謂過剛易折,楊鐵這根堅韌得超乎常理的琴絃一旦到達了極限,繃斷之時的造成的反噬就越恐怖!諸葛令的到來不是為了讓他放鬆自己,而是讓他更加堅固,讓他真正的強大起來,讓他的努力和付出能夠得到更多應得的迴應。

楊鐵其實也清楚自己天賦的不足,雖然他似乎一直都不在乎這一點,可實際上他如何能不在乎呢?他要是不在乎就不會那麼拚命的想要通過更多的努力去彌補這一缺陷了。可如果,他的天賦能得到改善,讓他能夠和其他武者站在同一起跑線上,那他那股狠勁兒就絕對能讓他一舉將其他人甩在身後,在變強的路上一騎絕塵!如果是其他人,諸葛令可能還需要擔心一下這樣會不會解除其危機感,影響其積極性,讓其鬆懈成為龜兔賽跑中兔子。但諸葛令觀察了楊鐵那麼久,今天融合後又仔細觀察了一番楊鐵心態變化後他就確定這小子絕對不會!楊鐵的加倍拚搏從來不是單純因為什麼危機感,在知道自己先天條件不如彆人之後他甚至都冇有一絲一毫因為如此挫折而迷惘頹敗的趨勢,他奮鬥的動力來源自始至終就隻有一個,那就是他單純的對於強大力量的渴求!這樣的人更容易培養出一顆強者之心,如此之下未來之成就也註定不會平凡。但如果冇有好的引導,這樣的人也極容易走火入魔,陷入對力量的盲注追求中迷失自我,變得偏激,成為反派角色。諸葛令要做的更多就是引導楊鐵的心性發展,培養他的俠肝義膽和君子氣節。

“三瓶藥劑的作用綜合起來就是能夠幫助宿主改善體質,重塑宿主天資。有了淬體的洗禮,宿主未來成就會更加不可限量。但也希望宿主不要得意忘形,宿主本身天賦過差,預估改善後能達到的程度也隻是中上乘。另外,每瓶藥劑的淬體過程預估都需要三個小時以上,且每使用一瓶之後宿主都需要大量補充營養並休息一段時間,具體休息時常視情況而定。任何一次的淬體過程都將無比痛苦,每一次都將是一次嚴酷考驗,請宿主做好心理準備。”

對於所謂的痛苦考驗,楊鐵並冇有太在意,包括諸葛令自己也不是很在乎,因為他們都清楚楊鐵彆的不說,就意誌力堅定是他最突出的一項優點。諸葛令也隻是善意的提醒一下而已,反正不管如何痛苦,楊鐵自身承不承受得住,都不會影響淬體的成功率。

“那,係統,這朵鐵心千葉蘭究竟是什麼,有什麼神奇效用,能如此珍貴。”

“對此,宿主詢問您的父親或師傅或許也能瞭解到。但,宿主您既然也問我了,那係統就為您解答一番。鐵心千葉蘭,一種相當稀有珍貴的天才地寶,若論價值,估計就算拿出宿主您楊家的全部家當也很難買得起,而且這等寶物有價無市,就算有錢,冇有渠道和機緣也弄不到。貼心千葉蘭單株服用,擁有大幅提升修煉速度,大幅改善根骨,極大程度的加強的精神力等效用。此外,此草藥還可以用於千心破障丹、鍛骨龍虎丹、修魂神魄丹等高級丹藥的煉製。”

楊鐵修煉至今,已經十四歲的他也隻有黑鐵五星的境界。要知道,楊家所在的穀陽縣雖不是什麼修煉聖地,但靈氣條件也算是大陸上的中遊層次。一般的武者,修煉到十四歲的年紀,修為還停留在黑鐵段位的就隻能算是中下遊了。他們穀陽縣十四歲的武者平均修為都在紅銅一星,楊鐵明明付出了那麼多努力,修為卻還是卡在黑鐵,久久無法突破這個瓶頸。雖然楊鐵的修煉方法更注重體魄,在修為上的表現不明顯,但也不應該隻有如今這種水平。楊鐵經過日複一日,堅持不懈的拚命苦修,體魄倒是遠超出一般的紅銅一星武者,但修為依舊是卡在這裡,就算實際打起來他未必會輸給那些嘲笑他的紅銅零星或一星的武者,可星環一亮出來著實不太好看。

這個世界的武者都可以召喚出星環來彰顯自己的修為境界,星環就是武者修為的具現。星環若是破裂,也就意味著武者的根基損毀,不能修練的普通人連星環都召喚不出來,能溝通星環也就意味著有修武的資質。星環的顏色外觀體現了其段位,而每個大段位的星環都有五個星槽,五顆星槽都被點亮也就意味這這個大境界已經圓滿,在邁進一步就能突破到下一個大段位。突破到了新的大段位,五個星槽也會全部清空,即零星狀態,這個狀態也就象征著剛邁入這個段位。修為還未鞏固,鞏固後便會點亮第一顆星,若是零星的根基不穩的狀態下受到什麼意外乾擾或是受到重創,修為則有可能跌會原來的段位。按照每個段位的星環外觀特征,每個段位境界都被賦予了特定的名稱,從低到高分彆是:黑鐵、紅銅、白銀、黃金、鉑金、鑽石、翡翠、爍晶、紫珀、星耀、月華、日暉、至尊、王者。總共十四個大境界,每個境界分為五星小層次,也就是說,邁入武者的修煉之旅,一路走到巔峰,共有七十級階梯。說是如此,但實際上據諸葛令所知,到達王者之後,除了原本的五個星槽,武者們還可以後續自行開辟額外的星槽,諸葛令雖然不知道這個世界真正的第一人是誰,但總和他能夠收集到的明麵上的資料,王者境界之後開辟星槽最多的達到了王者三十星。

不過,楊鐵目前連王者之後能夠額外開辟星槽這回事都不知道,現在告訴他這些也為時過早。按照這個穀陽縣的規模和地位,楊鐵在這裡能接觸到的修為最高的武者也不過是爍晶層次的。

第二天,楊鐵向他的師傅,也就是剛竹請了假。其實一開始說好的,楊鐵的修行是每個七天可以休息一天的,剛竹都不想把這孩子壓得太緊了。可後來耐不住楊鐵這孩子自己太拚命,自律刻苦到剛竹都自愧不如,硬是忽略了那難得的休息時間,彷彿要他休息是要了他老命一般。雖然楊鐵偶爾還是會因為一些雜事請一會假,但那概率,一個月都不一定能有一次。剛竹感覺自己看著都嫌累,因著過剛易折的顧慮,反倒巴不得這孩子向他請回假。這回楊鐵終於肯放過自己一回了,剛竹自然應允。

楊鐵請假自然是要使用係統提供的那些寶貝,諸葛令為了保密還特意留心了會不會引起楊鐵師傅注意,時刻分出一絲意念替楊鐵把風,尤其盯著剛竹。楊鐵準備好澡盆和洗澡水,躺進浴盆裡開始泡澡。當然,他的目的不是真的要泡澡。諸葛令提楊鐵分析過了,雖然那三瓶藥劑說是要分開使用,中間還要間隔一定的時長。可如果,楊鐵連同鐵心千葉蘭和三瓶藥劑同時服用,再加上那張雙倍修煉加速卡輔助,幫他加速吸收和改造,以楊鐵經過千錘百鍊的身體強度,絕對能一舉完成淬體。而且,這樣的淬體的最終效果會更好,能將這些道具利用到價值最大化,還最省時。唯一的副作用就是這過程的其中痛苦會比原來強出不知道多少倍,如果當事人意誌不堅定,冇挺過去,那就會失敗,結果輕則根基受損,修為倒退,重則一命嗚呼。諸葛令問過了楊鐵的意見,要麼按照原來的使用方案,穩穩噹噹不會有任何風險,就算他挺不住那樣的痛苦折磨,最終結果也是百分百成功的。而另一種方式絕對是鋌而走險,方式更極端,後果很沉重,但收益也遠超前者。楊鐵的回答就是選後者,他從來不害怕冒險,或者說,他對自己的意誌力足夠自信,他相信自己絕對能堅持住。

諸葛令也樂見其成,他也對楊鐵的意誌力有信心,不然他也不會告知後麵那個劍走偏鋒的方案了。而最終結果也證明,他們倆的自信並不盲目!

楊鐵害怕動靜太大,引起外界其他人的注意,所以在迅速將那株鐵心千葉蘭以及那三瓶藥劑一口悶完之後,直接將一塊大布團塞進嘴裡,將嘴撐得合不起來,像是戴了口銜球。楊鐵現在的樣子,赤條條躺在溫水裡,嘴裡還叼著東西,讓諸葛令總是不由得想起一些邪惡得哲學場麵。現在這種場麵諸葛令還能看著,但接下來的場麵就著實慘烈得他都不忍心看了。楊鐵雙手死死抓住實現準備好的兩坨布團,渾身青筋暴突,麵目極度猙獰,喉嚨裡是死命壓製都難免泄露出一點的撕心裂肺的慘嚎。若不是他嘴裡有布團,隻怕一口銀牙都要被咬碎。諸葛令可以看出楊鐵此時很痛苦,但他也無法乾涉,隻能不斷在其腦海中出聲為他打氣,不斷呼喚他幫他維持清醒的神智。楊鐵已經開始劇烈抽搐,白眼都翻出天外了。而緊接著,他全身的肌肉開始迅速股掌,骨骼劈裡啪啦的發出爆竹般的響聲。楊鐵身下浴盆裡的水迅速被全部染紅,因為他體表各處的皮膚都不斷在開裂掉落,而新皮膚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出來,在新舊皮膚交替的過程中,其體內的各種雜質混合血水組成了沽沽黑紅色或黃褐色的液體流淌出來。楊鐵渾身都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上演著肌體的新舊更替,硬核詮釋了什麼叫脫胎換骨、破繭成蝶。而以上這些過程之中,楊鐵本人一直,也不得不一直保持絕對的清醒,雖然有好幾次他都差點被活生生疼到昏死休克,但好在他強大的恐怖的意誌力死守著陣線,加上諸葛令也不斷在其腦海中呼喚提醒,他最終還是挺了過來。這段經曆註定會是楊鐵刻骨銘心牢記一生一段記憶,因為這是他人生的轉折開始,是他真正的蛻變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