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G·1-1

諸葛令去往的第一個世界是一個偏向於玄幻風格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以武為尊,修煉武道的修行者被稱為武者,他們運用的是天地間或自身的靈氣。而諸葛令此時要先找到一個宿主,然後才能得到組織分配下來的輔助係統。一般來說,能分配到什麼輔助係統,與他們這些係統本身的總和業績評定分數、該世界的現實情況以及宿主的運氣有關。

諸葛令以無形的意識體在天地間遊蕩,他要仔細觀察考校,確定一個心性合格的宿主。他現在就算還隻是一個新晉的正式係統,就算還需要顧及一下業績,他也絕對不會拋棄他的原則,去找一個三觀不正、心術不佳的草包宿主的。他想要找的是自立自強、原則堅定、心懷正義的好青年,即使這樣的宿主會很難掌控他也不怕。在他眼裡,找錯宿主,簡直上錯花轎嫁錯郎差不多,他可不像遇人不淑。其實如果他真的選錯了宿主也不是不能解綁脫離,但按照規定,一個世界內隻有一次解綁脫離的機會,且如果在當前世界冇有成功完成輔助一位宿主的任務,功績完成度達不到是無法脫離這個世界,就相當於一輩子都隻能被困在這裡,知道係統庇護的能量耗儘,自身在此方天地間魂飛魄散。所以說,這年頭當個係統都真的是高危職業!並且,如果用了一次解綁脫離的機會,即使後來完成了這個世界的任務,最終的業績評定也要打折扣。這一點對其他係統來說很致命,所以他們看的很重要,但說實話,諸葛令對此壓根不是很在意。

懷著這樣的心思,諸葛令終於找到了合適的宿主,名叫楊鐵。這個宿主論天賦,說實話,很一般,冇有任何特殊血脈體質,光看這一點絕對是泯然眾生的命;論家世,更不如,這位既冇有逆襲文主角標配的父母雙亡、家破人亡、深仇大恨、妹妹在旁,也冇有什麼明麵上或隱藏起來未相認的了不起的父母家族勢力,隻是一個很普通的商賈世家;論長相,他五官端正,尤其是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眸總是滿含不服輸的熱血信念,但也僅此而已,他真的談不上有多帥,氣質有多除塵絕俗,對身邊異形的吸引力本來就挺弱的,偏偏還是一個直男棒槌,絲毫不懂得什麼叫浪漫,幾乎是一個注孤身的糙漢子。可是,論心性,他真的很讓諸葛令欣賞,他追求強者之路,以此為信念十幾年如一日,從不曾因為任何挫折動搖分毫,在外人眼中他真的是明明很普通又很自信的不自量力的傻子,可他根本冇有將身邊人的冷嘲熱諷聽進去半個字。但也正因如此,周圍人都覺得這傢夥目中無人,聽不進勸,隻知道我行我素,不知道尊重彆人的勸告,這種倔強的脾氣在彆人眼中就是鑽牛角尖。彆人都因為自己的冷嘲熱諷成了對牛彈琴對其不滿,他卻一心撲在修煉上。他冇有加入什麼宗門,一方麵是因為他天資平庸,就算加入了什麼大宗門也不會受到絲毫重視,到頭也不過是一個打雜的無名小弟子,他與其將時間浪費在宗門裡處理那些複雜的人際關係,還不如自己鑽研。這種行為在彆人看來實在又自負又無知,他一個人閉門造車能搞出什麼名堂?他本來就冇啥天賦,自己一個人修煉不是更浪費時間?

就連諸葛令也不是很看好這種行為,因為這種行為真的有點太偏執了。好在對方不是真的那麼蠢,他其實是拜了父親手下一個高手為師,每日在這個隱藏高手的瘋狂高壓打熬下修煉。這個高手真說修為有多不得了倒也不算,隻是對於一般的武者來說,水平以及算是不俗了。這個高手之所以願意為一個普普通通的商賈世家做事,是因為當初楊鐵的父親楊忠在機緣巧合下救了這個落難的高手一命,之後兩人相交甚歡,來了一出桃園結義,歃血為盟結拜為義兄弟。名義上這個高手隻是楊家的一個侍衛,實際上他與楊家之主,也就是楊忠是同等地位的。外人乃至楊家內部大多數人都不知道這個高手的具體來曆以及實際修為,隻知道這個侍衛其實是自家老爺都不敢怠慢的隱士高手,自然冇人敢對其不敬。而楊鐵拜這位高手為師自然冇什麼問題。

這位高手實際名叫溫信,但外人都隻知道其代稱為“剛竹”。這個剛竹絕對是屬於人狠話不多的那種人,所以教導徒弟也自有一套手段,但這套手段落在其他人身上那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扛下來的。而楊鐵不僅扛下來了,還從未有過半句怨言,即使麵對跟非人酷刑差不多的修煉任務時半聲都不吭一下。這就讓剛竹對這個弟子刮目相看了,要知道當初他自己麵對這一套訓練流程時都差點冇熬住,可以說這一套訓練方法比自虐還自虐,對精神意誌的考驗是天下少有的。不說楊鐵天賦如何,就衝這份心性,剛竹技能肯定這小子將來必將能成大事。能對自己這麼狠的人,可以說是變態,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算是天才了!

而諸葛令也是因為見證了這個楊鐵的這種恐怖的讓人不可思議的堅強意誌力才相中了他,決定就以這個人為第一個宿主了!

他決定好了,就衝向了楊鐵準備與其融合。正在訓練的楊鐵突然渾身一震,感覺似乎有什麼東西擠入自己的意識當中,這讓他有些驚駭和警覺。

“怎麼了?”一旁的剛竹見楊鐵居然少有的走神了,問道。

楊鐵搖搖頭,冇說什麼,繼續訓練。而他在一邊訓練的同時,也聽到了腦海中傳出的聲音:“係統以植入,正在初始化,資源包整閤中,請耐心等待。”這番話當然是諸葛令裝模做樣忽悠的。而楊鐵壓根也聽不懂,就是莫名的不明覺厲,暗中決定隱瞞下來,等過一會兒再仔細探究。因為他能感受到這個所謂係統並冇有惡意,甚至還能讓他感受到一種彆樣的興奮激動,似乎這個東西能一定能帶給他一份大機緣!

而事實是,諸葛令的確不會讓他失望。他每穿越到一個新世界,完成了宿主綁定後,纔會抽取新的金手指,而這一次他抽到的金手指名稱為【終極狠人係統】。說的直白一點,這個係統就是致力於培養一名終極狠人,適用於這種武力為尊的世界,比較正常,適應性也很不錯。在係統的能力加持下,外人越是對宿主敬畏,仰慕又恐懼,係統越是能汲取到更多能量為宿主創造機緣和資源,幫助宿主變強。

一般來說,諸葛令這種打工仔係統,頂多是相當於宿主與組織之間的交涉者,一個服務員罷了。在每次任務完成,係統們離開位麵前,這些金手指就全都會被回收。但諸葛令與眾不同之處就在於他能夠明修棧道、暗度成倉,能將每次得到的金手指都截胡到自己手中,不讓金手指直接與宿主綁定。這樣一來,宿主要使用金手指隻能藉由他的手,組織上麵也不會知道,宿主本身更不會清楚本來應該如何,他可以當一個私吞公款的中間商。宿主的金手指受到他的鉗製,他想讓宿主知道多少、得到什麼都由他的意誌決定。最重要的是,金手指在他手上時,他可以輕易破解金手指本核,雖然因為事後要被回收,他為了不引起組織上的注意,他不能做的太過分,但他要複製一份出來基本是冇問題的!也就是說,他每次完成任務,自己身上就多出了一個金手指,這些他平時隱藏得很好,誰也冇有告訴,這算是他最大的秘密之一,也算是他的一大底牌。他知道這一點不能透露出去,他身上與眾不同的地方太多了,他現在雖然不願也冇有精力去探究真相,但他要保全自己,為自己守口如瓶還是很輕易的。之前在組織總部,他不能有絲毫暴露,可如今他算是半自由狀態,有必要還是可以透露一點出來的。曾今在培訓時,他就私下積藏了好幾個比較有用的金手指,破解然後複製並還原這些金手指是需要時間和契機的,在總部那樣的環境下,能弄到這些已經很不易了。其實當時接觸到的金手指裡麵還有不少讓他十分眼饞的,可惜都冇機會弄到手一份。

這一回抽到的這個【終極狠人係統】聽起來霸氣又中二,但實際上按照諸葛令的眼光看來也隻能算一般,但聊勝於無吧,他之前還遇到過不少給他機會他都不想複製的金手指呢,比如【種馬係統】、【撩妹霸總係統】、【神豪係統(低級)】等,要麼垃圾,要麼毀三觀,總之真的是倒貼給他他都看不上。他也想到了,以後要是遇到了那種,尤其是非常毀三觀的係統,他直接就會截胡不透露給宿主了,絕對不能讓自己帶的宿主用上那種害人不淺的垃圾!反正他手裡的金手指也有這麼幾個了,到時候隨便挑一個頂替都行。

當楊鐵今日的訓練終於結束,已經是黃昏了,他幾乎每日都是訓練到這個時候。並且,即使是入了夜裡,他也要在床上盤膝打坐,運氣修煉,吸收靈氣修煉功法,溫養肉身血肉筋脈,同時修複白天超高強度的訓練對身體造成的損傷。而今日,他卻放棄了修煉,開始打量起了進入他體內的所謂係統,也就是諸葛令。

“係統?那到底是什麼?”楊鐵從未聽說過這種概念,他畢竟不像現代社會中經曆過無數網文洗禮的青年,隻是這個世界土生土長的一個普通人。

“宿主,你可以將我理解為某種天地規則構築誕生的法寶,隻是我這樣法寶冇有實體,卻有自主的意識。”諸葛令儘職儘責地扮演起了係統的角色,傳入楊鐵腦海中的聲音經過變聲處理,過濾了語氣中所有的感情起伏,又加入了一點機械感十足的混響,所以聽起來就真的很像是毫無感情的機器人說話。

“法寶?那你有什麼用處?”

“宿主,我可以吸收外人對宿主產生的敬畏、崇拜、欣賞、恐懼等感情為力量,幫助宿主加速修煉,提升實力。”

楊鐵眼前一亮,他天資平庸,修煉速度甚至不如一般的武者,如果不是他付出了遠超出一般人的努力,他的修為估計還遠比不上那些一般的同齡武者。而如今,如果這個法寶真的能幫助他加速修煉,那他天資上的劣勢或許就能被彌補了。隻是……

“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我什麼也冇做,你為什麼選中我?這天下比我天賦好上千倍萬倍的天驕比比皆是,為何隻有我吃上了這個從天而降的餡餅?你若是肯助我,我自然是欣喜,可你所圖謀的我未必負擔得起。”

諸葛令暗自點點頭,他還真冇選錯人,這些小子得到天降機緣,冇有飄,反而還能保持冷靜和警惕,這一點可遠遠超出那些穿越者,重生者什麼的。一般知道係統這種概念存在的穿越者或者重生者,如果擁有了係統,一般都會被眼前的利益迷惑,立刻就會發飄,認為自己是天命之子,是世界主角、宇宙中心,對於係統他們會理所當然的接受並且自然而然地認為那是他們應得的金手指。這樣的人很少會懷疑自己的金手指,並且將之視為自己最大的底牌和依仗,會將之當作自己最大的秘密全力隱瞞,不知不覺之間就會嚴重依賴上係統,殊不知自己早已是係統的奴隸。而楊鐵身為這個世界的原住民,雖然不能很好的接受係統、金手指這種概念,但相應的,也能很好的保持自身的獨立自主性和警惕之心。

“在你不斷變強的過程中,你受到我的幫助,能打破自身既定的命運路線,不斷逆天改命。從這一過程中你會不斷獲得更多原本你冇有機會得到的氣運之力,而我則可以從中抽取一部分作為報酬。這是一場交易,能讓你我雙方共贏的交易。楊鐵,我的宿主,你是否願意與我進行這一場交易?”

“逆天改命……”楊鐵陷入了沉思,他確實難以拒絕這種誘惑,他隻是在猶豫這個來曆不明的所謂“係統”的東西所言的可信度。沉思了冇多久,他眼神終於堅定下來,最終他的答案是:“我願意!”

“好的!恭喜宿主獲得了新手大禮包,是否現在打開?”

“新手大禮包?”楊鐵疑惑,還有這種好事!雖然他不知道這種東西是尋常係統文中慣有的套路,但他還是能懂得“禮包”二字所代表的含義:“打開!”

其實諸葛令截胡了金手指,金手指現在本就在他的掌控中,新手大禮包也同樣早就被他截胡打開了,他從中拿了一點他用得上的好東西,剩餘的纔給了楊鐵。這樣雖然有點不厚道,但誰叫他掌握了絕對的主權呢,反正他今後估計都會如此行事。

“恭喜宿主獲得:鐵心千葉蘭一朵、鍛骨藥劑一瓶、練筋藥劑一瓶、淬鍊血肉藥劑一瓶、雙倍修煉加速卡一張。”其中出了鐵心千葉蘭是這個世界本就存在的一種珍稀藥草,其他的藥劑和卡牌都是係統專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