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幺手裡這份檔案,還是經過一定的關係公關,纔得到的,因為這些資料原來並不在政府手裡。

陸克英玩味的看著小幺,說“小幺老闆你不想跟我一塊玩嗎?”

小幺把那檔案夾輕輕合上,說“安排彆人的生活,這是殘忍的。你喜歡喝咖啡,他喜歡喝酒,總不能按照你想法去改變彆人的喜歡。更何況你用這種遊戲的心理做事,我覺得不妥當。”

小幺說“你的檔案顯示,你是十六歲突然消失了,然後兩年以後邪惡勢力,出現了一個陽光天王。”

陸克英依然笑意盈盈的樣子,說“你應該查詢到,我當時還是一名光明教初學者。”

由光明教的初學者,到信奉暗黑教魔鬼兩個反差啊。

小幺端起咖啡說“每一個人,冇有確切動機在城裡有犯罪,我們不會請他來喝咖啡。我們不會無聊到那種程度,希望在可控的範圍,把事情解決掉。”

陸克英說,“很直白的說,我也不想打擾你們。把我們的思想傳教給需要的人,然後他們就能給我們使用了,就這麼簡單。”

小幺問“你看你現在已經落到了我們的手裡麵,請配合我的,說出你的故事,對於你的故事,我個人表示很感興趣。”

說著小幺拿出一個小本本,和一支筆。

陸克英依然笑的很燦爛,他對自己的困難處境並冇有什麼好擔心的樣子。

小幺說“你能說說你們組織的事情吧!這個能說吧。”

陸克英點點頭說“你們高級彆的特彆組人,也有我們的組織架構情報,隻是你這種人保密程度,不可能讓你們看到,當然也不可能說給你聽,你的等級不夠。”

小幺點點頭說“說說你的故事吧,怎麼淪落到替魔鬼服務,是怎麼回事,不能說嗎?”

見陸克英依舊微笑,小幺說“畢竟是在光明教裡麵待過,你覺光明和你們那個叫暗黑教會兩者,有什麼區彆。”

陸克英仔細看了一下小幺說“他們最大區彆是光明一個嚮往上,暗黑一個往下。共同特點是,到了至高無上不需要感情。”

陸克英用手滑動一下咖啡杯子裡的勺子,說“你知道嗎,當痛恨忽然瀰漫著你的心神,你會發覺光明教教義,全是死闆闆的放棄,等來生。而暗黑教義是讓你去戰鬥反抗,不惜代價。”

“你知道那種複仇以後的快感嗎?你知道通過不受束縛去收割生命的快感嗎?你瞭解那種自由自在,一切儘在掌握的快感嗎?”

小幺看著眼裡充滿了極度瘋狂的,身體又前傾的陸克英,用力拍了一下桌子。

周圍的顧客似乎,並冇有發現這裡情形,咖啡店裡麵依舊很安靜。

那種精神力迅速消失,陸克英很無語的,手摸索著下巴,說“你是一名罕見的魔法師。”

小幺說“我是幻術師。”

陸克英擺擺手說“都是一樣呀,你們一個大長老討厭個魔字,就取消魔法師的名字,是不是有些自欺欺人。”

小幺點點頭說“我是幻術師。”

陸克英搖搖頭說“小幺老闆你真執著。”

陸克英說“你經曆過戰鬥嗎?你經曆過殺戮嗎?你經曆過絕望嗎?

你知道當年城市裡,有人想登高,必須要政績,那個人把我們初學者,毫無征兆的拉到曠野上,去狩獵異魔。

結果團滅,那個人逃回去升職。我們兄弟變成冤魂,後來隻剩下十多人,在曠野上。漸漸的,剩下我自己被暗黑收留。

所以我要消滅一切跟我作對的黑暗,我要用光明淨化他們。”

“就這?”小幺問。

陸克英忽然發覺小幺眼裡有一種漠然,一種死亡的氣息朝著他撲麵而來。

陸克英露出牙齒說“大哥安靜啊,您纔多大啊,經曆過什麼樣的事情,才使你露出這種死氣沉沉的氣息呢?”

小幺說“我是在問你,你怎麼到魔都來明目張膽的做事情,是為了什麼。”

陸克英攤開手說“你看,我現在並冇有做壞事,怎麼能抓我。”

小幺說“你並冇有做壞事,隻是以前做壞事了,要付出代價。”

陸克英伸出雙手,無所謂的說“隨便。”

小幺揮揮手,說“隊長,可以了。”

梅森和瑞蘭走過來,對陸克英說“跟我們走吧。”

陸克英說“我可是自願降服的,請優待俘虜。”

梅森說“這個你大可放心,我們不會把你給研究所,切片研究你的。”

陸克英做出一個痛苦的鬼臉,伸出手對著小幺說“小幺老闆,您得來看望我啊,我在裡麵會想你噠!”

小幺看看陸克英的手說“握手就不必了,你手上淡綠色的毒液,會給我不少麻煩呢?”

陸克英一臉嫌棄的說“感覺和直覺高到離譜的,令人髮指的魔法師。對於暗算你這件事,我表示抱歉。

請令人找一名醫生,如果你不中毒,那麼這一份毒,我也承受不了。”

小幺點點頭說“請隊長安排,畢竟一個精英級彆的魔族來人,是比較危險的。”

於是門口行駛過來一輛防彈重卡,一隊城防軍跟著車子,接上了陸克英。

隊長梅森帶著隊伍,離開了。

小妖回過頭看看門口,門口夕陽下,落日的餘暉照著門口磨的有些破損的木地板,那裡躺著一隻奶牛貓。

小幺對著小白喊“人家已經走了,你還在那裡趴著,不涼嗎?”

小白聲音低沉的說“你看,這個夕陽是多麼美麗,為什麼冇有人安心去欣賞你呢?”

小幺說“你趕緊起來,咱們要打烊了,趕緊收拾收拾。”

小白說“我不需要工作,我需要一個人安靜的休息。”

小幺收拾著桌子說“你需要工作,你要吃飯,住房,要坐車。”

小白說“我不需要啊,我隻需要吃飽就行,並不需要吃華麗的吃食。我並不需要去遠遊,眼前的風景足夠我看的。我更不需要什麼住房,能夠擋住,風雨,和夜晚的夜魔走鬼,就足夠了呀。”

小幺說“這麼說,你確實不需要,賺更多的錢財。但是我聽說今天來的陽光歌舞團裡麵有很多漂亮的小姐姐。嗬,漂亮的小姐姐啊!”

小白站起說“是吧!貓生也需要動力,小姐姐更是小白需要的。來吧來吧!讓我們工作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