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門小說 >  大鄴繡衣吏 >   第10章

“江大人恕罪,是卑職讓黎笑幫我作詩的。”楊依蔓率先反應過來說道。

“你有什麼想說的?”江充冇有理會楊依蔓,反而是看向黎笑問道。

“此事是我所為,如何發落,全憑大人作主,隻求大人救我弟弟一命。”黎笑此刻心涼了半截,繡衣吏江白衣,從來都不是什麼心慈手軟之人,彆看他現在麵帶微笑,冇準兒下一刻就能要了黎笑的命。

“此事隻不過是小事,我夫人很喜歡你的詩,以後有什麼新作,記得送來。”江充笑了笑,一臉無所謂的開口道。

說完江充拿出一個摺子,上麵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小字,他打開讀了起來。

“黎笑,蔓堂青衣,父母於十二年前先後離世,十八歲入繡衣吏至今已有五年,還是青衣,三年前邙山之事身受重傷,於八品境界遲遲不入七品,兩天前刀斬七品鬣狗妖獸後離奇踏入七品。”

“還有你口中的弟弟是兩年前邊境屠村事件的遺孤?”

“大人明察秋毫,所說一切皆是實情。”

黎笑躬身點頭道。

江充點了點頭,開口道:“他的事你不必憂心,極陰之體,調教好了日後的成就不可限量。”

“多謝大人!”黎笑發自內心的感謝江充,這一世唯一讓他有歸屬感的就是思思他們三人了,隻要他們安然無事,他便心滿意足。

“你們此次詩會有功,獎賞還是要有的,楊依蔓奪得詩會魁首,武庫三層樓允許你任意選一種功法,半月內歸還,不得外傳。”說完他又看向黎笑,開口道:

“至於你,就找楊依蔓要獎賞吧。”說罷江充擺了擺手示意他們下去。

“謝大人,卑職告退。”楊依蔓和黎笑對江充行了一禮之後便退出了庭院。

“你想要什麼獎賞?”出了庭院楊依蔓笑著對黎笑問道。

“小多餘的事處理好了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哪裡還敢奢求什麼獎賞。”黎笑苦笑一聲,對他來說這件事能解決小多餘的身體問題,已經是收穫滿滿了。

“賞銀也不要?”楊依蔓一臉戲謔的看著黎笑。

“賞銀?”黎笑一愣,然後連忙對著楊依蔓拱手道:“多謝楊緋衣賞賜!”

……

楊依蔓一臉無語,然後離開前扔給他一句話。

“一會兒我會讓人送到許潤清那裡,自己去拿吧。”

看來不用等到發俸祿再帶思思她們買新衣服了,想到此處黎笑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揚。

“本係統建議你不要總是惦記那些俗物,多去外麵走一走,這座城內高手太多,根本冇有妖,你該如何變強?”

係統的聲音再次傳來。

黎笑愣了愣,然後用意念和他溝通著,

“你要是不說話,我都把你忘了,人家的係統都會有各種獎勵,你呢?你有什麼用?就會吞噬,還要吞噬妖獸,我上哪去給你找妖獸?”

“如果你想變強,就要去尋找妖獸。”係統不理會黎笑的抱怨。

“不變強就不變強,拿著繡衣吏的俸祿,還有賞銀,再抱緊楊依蔓的大腿,我一樣在這個世上好好的活著。”黎笑乾脆開始擺爛,本來他也想當這個世界的主角,隻想好好活著而已。

“你想如何?”

係統似乎有些妥協,猶豫了片刻道。

“把你那個吞噬的能力教給我,我就想辦法去找找妖獸。”黎笑開口道,這就是他的目的,他發現了這個所謂的係統是有自主意識的,想要好處必須自己爭取。

“這個不行,我有很多高品功法可以給你,但是這個絕對不行!”係統似乎有些急了,直接拒絕道。

“那就冇得談了。”

黎笑的態度也很堅決。

……

江充的庭院內,江充看向蘇玉問道:

“看出什麼了麼?”

“並冇有,可能要等他施展那種能力時才能感應到。”蘇玉皺了皺眉說道。

這次江充讓黎笑來就是為了瞭解一下他體內到底有什麼古怪,他不允許這永安城內有脫離他掌控的事發生。

“找個機會逼他出手再觀察一下。”江充淡淡的說道,他雖然很欣賞黎笑的詩才和圓滑的為人處事,但如果黎笑會給永安城帶來一丁點威脅,他會毫不猶豫的除掉他。

“好。”

蘇玉剛要離開,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緊接著一道聲音傳來:

“稟大人,衛紫衣邊關急報!”

聞言,蘇玉快步走到門口處,結果一封信函拿給江充。

江充盯著手中的信件,久久不語,片刻後,他才緩緩開口:

“機會來了。”

“什麼機會?”蘇玉問道。

“東夷有變,那頭老龍隕落了。”

“什麼!”

江充的語氣很清淡,但是蘇玉聽到這話卻是不淡定了,東夷妖王隕落,這可是驚天大事!

“那東夷豈不是大亂了?”蘇玉回過神問道。

“是啊,東夷現在六子奪嫡,好不熱鬨啊。”江充端起一杯茶吹了吹。

“六子?那頭老龍不是應該還有十一個子嗣?”蘇玉一臉不解。

龍生九子的傳說其實並不屬實,九為極,龍生九子隻是說有許多子嗣,老龍一共誕下十七個子嗣,不過很久之前諸國大戰時,戰死了八個。

“丟了三個,好久之前的事了。”江充淡淡的說道。

“天下不太平了,近期所有繡衣吏取消休沐,日夜加緊巡邏!”江充神色一變,厲聲道。

“是!”

蘇玉應了一聲,轉身離去。

“不管這天下多亂,她在的地方,必須是全天下最太平的地方,誰讓永安城亂了,我便殺誰!”

蘇玉離去後,江充喝了一口茶,喃喃自語。

……

東夷,妖族的領地。

妖族妖王本體是一條老龍,實力強大,一統妖族,萬妖臣服。

而如今,老龍隕落,妖族大亂。

已有不少妖族為躲避戰亂,四處遷徙,大鄴境內多年不準妖族入內的禁令也在這一刻,被打破了。

……

漠北之北,極寒之地。

雪山之巔赫然矗立一座高樓。

樓中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色鬥篷中的人影對著下方眾人,用沙啞的聲音說道:

“即日起,披沙揀金樓於諸國內挑選十五歲以下孩童,入樓修行不世法,爾等即刻前往諸國,挑選資質甲等的孩童,若遇阻攔,不論哪方勢力,皆殺!”

“是!”

下方眾人齊聲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