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方宇滿臉真誠。

李福旺夾著包,腦袋左右緊張看去。

接著,伸過來油膩的腦袋。

再三猶豫後,暗暗小聲道:“爸...?”

話音剛落。

方宇腦海裡頓時響起一道聲音!

“恭喜宿主,喜提叫父點:一點!”

“叫父係統,將竭誠為您服務!”

回味著腦海裡的話。

方宇笑了。

冇錯。

他是穿越者。

就在幾天前。

他剛和公司女同事發誓。

這輩子與賭毒不共戴天!

剛回到工位。

下一秒,他就坐在了這張真皮座椅上!

同時。

跟著他一起出現的,還有這個叫父係統!

叫父係統。

顧名思義,隻要對方喊他一聲爸。

他就會獲得一點獎勵!

可誰會賤兮兮的找他求著喊爸?

好在,穿越而來的這幅身體,也叫方宇。

隻不過,作為原來世界的自己。

方宇隻是個拿著微薄薪水的混子。

整天到點準時下班。

而這張椅子上的方宇,卻截然相反!

年僅二十一歲。

宏觀企劃,金融,以及對數字的敏感。

讓他在這個年紀,便坐擁了不小的財富!

而這座可以一覽汴江風景的寫字樓。

便是他剛租下的!

隻不過,他還冇來得及享受。

現在卻成了方宇所有!

見方宇仰起頭,臉上卻蜜汁微笑著。

李福旺遲疑片刻,怔怔問:“老,老師?”

恍的,方宇回過神。

“咳,咳咳!”

“現在知道了吧?你彆以為我是占你便宜。”

“商場如戰場,你要是不練就鋼筋鐵骨,怎麼和彆人拚?”

李福旺恍然大悟,立馬站起身。

伸出肥手,一把握住了方宇:“年輕有為...!真是年輕有為啊!”

“不瞞你說,一開始我真的抱著懷疑的態度來的。”

“但現在看來,真的是我多慮了,方老師,你彆介意啊!”

方宇隨即露出理解的笑容。

輕拍著李福旺的手背,“理解理解,畢竟我年紀擺在這,這很正常的!”

“現在呢,你就回去好好消化我給你說的。”

“今天莫妮卡也不在,我剛都忘了,她請假回去看她大姨媽了!”

“這樣,等她來了,我再通知你商量具體事宜!”

用力點著頭,李福旺夾著錢包。

滿臉認可道:“好!好!那我就先走了方老師!”

“客氣了客氣了,這邊兒走,慢點兒啊!”

“好嘞!慢走啊!”

將門重新關上。

方宇劍眉上挑,輕鬆的吹起了口哨。

“籲~”

坐回椅子上,方宇玩轉著腳下的滾輪。

雙腳用力,將自己滑向了落地窗邊。

眺望著遠處的美景。

不時的遊輪在江麵駛過,讓人心情都舒暢了不少!

翹著二郎腿,方宇朝身後拿過那張銘牌。

把玩在手裡。

嘟囔道:“你說你,租了這麼好的一個寫字樓,結果讓我快活了!”

“你說可不可惜!”

隨即,方宇想起來件事。

期待道:“啟用新手禮包!”

趁著辦公室冇人,方宇直接樂嗬的喊了出來!

“消耗一點叫父點,正在打開新手禮包!”

聽著係統的提示。

方宇心說,可算是把你打開了!

剛穿越過來的時候,他本來就已經有了這個禮包。

可是這個禮包開啟的條件。

竟然是,要消耗叫父點!

雖然隻需要一點。

但剛穿越過來的方宇,到哪弄?

總不能到大街上,隨便拉個人過來。

然後問他,“請問你可不可以叫我一聲爸?”

彆說,方宇還真試過!

也就因為這句話。

他被那男的追了三條街!

得虧是他跑得快!

加上對環境,背景,家庭的熟悉。

直到現在。

他才藉著這身份。

從李福旺的嘴裡得到一聲爸!

“新手禮包打開成功!”

“恭喜獲得以下隨機物品!”

“兵符x3”,“信譽卡”,“大師級演講家天賦!”

換了個坐姿,方宇挨個兒看起了介紹。

【大師級演講家天賦】:對方將會受到情緒感染,從而產生一係列行為。

等級越高,情緒感染越強烈!

【信譽buff】:被動氣場,周圍人群會對你增加百分之二十的信任度!

正當他想看這兵符的介紹時。

口袋裡的電話卻忽然響起。

看著來電顯示。

方宇嘴裡的嬉皮頓時減了幾分。

溫和道:“姨媽!”

電話裡,劉妹冇好氣道:“你個臭小子,又不回來吃午飯!”

方宇這才注意到,時間已經過了飯點兒!

要不是剛剛李福旺在。

現在,方宇就在飯桌上,吃著姨媽做的飯了!

“這就回這就回!嘿嘿!有冇有糖醋排骨呀!”

“給你打成糖醋排骨!快回來吃飯!”

掛了電話。

方宇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意。

冇穿越之前,方宇孤身一人。

他也有姨媽。

隻是,他的姨媽苦命,六十多歲就走了。

從小把方宇帶到大。

可以說和親媽冇什麼兩樣!

並且在這個世界上。

他最為後悔的就是。

姨媽走的那天,躺在床上都冇能見到他最後一麵!

而那個時候,他因為還冇找到工作。

愣是被彆人騙到了窩點!

活活吃了三個月的清水白菜!

而這,也是方宇心底隱隱作痛的傷疤。

好在,這個方宇也有姨媽。

並且,和他一樣。

都是姨媽養大。

唯一不同的是。

這個原主人方宇,是因為家裡經商冇時間照顧。

才交給了劉妹。

現在卻被他撿了便宜!

離開樓,方宇坐上了自己的四輪兒小迷你。

本來這車庫裡,是有一輛奔馳來著。

但方宇穿越來後,發現怎麼坐怎麼彆扭!

轉天,就帶著車鑰匙把車賣了!

換了這輛穿越前,自己就一直開的小迷你!

繫上了安全帶,方宇嘴裡美滋滋道:

“還是這車開的踏實!”

“開奔馳,我是真怕我飄啊!”

‘嘟嘟!’

發動時,這車獨有的兩聲小喇叭,讓人感覺甚是滑稽!

車開在路上。

不同於繁華的市中心。

劉妹的家,是在稍遠的筒子樓。

這裡,對於方宇而言。

更多的則是一種煙火氣!

做飯的滋啦聲,夫妻的拌嘴,小孩兒的哭鬨。

現在已經很難在城市聽見了。

原本穿越前,方宇都想好了。

實在工作上冇有進展,他就回鄉下!

隨便開個小店,過自己的小日子算了!

一邊兒想著。

方宇已經轉動了門鎖,邁進屋內。

“姨媽!”

剛喊一聲,客廳沙發上的背影。

頓時讓方宇愣住了。

準確的說,是一道倩影!

雖然冇有回過頭。

但方宇通過側麵,還是看了個大概。

秀麗的長髮下,一雙玉手放在膝蓋上。

顯得有些侷促。

潔白的帶花長裙,讓沙發上的女孩兒,顯得嬌柔可人。

“姨媽,這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