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夫人剛纔聽到白黎說讓老公兒子跟著去原石產地太激動,現在纔想起來她說的話,忙接道:“我們也不知道你和小張到底發生了什麼矛盾,既然你不想提他,那就先冷靜冷靜,要不小雅陪黎黎去玩玩吧。”

白雅立即點頭:“對呀表姐,要不我們去聽劇吧,剛好我們學校劇院今天有演出,我讓人給我們弄兩張票。”

白雅所在的電影學院很多這種演出,之前她也邀請過白黎幾次,白黎都因為公司忙冇去成,今天她想好好的觀察觀察白雅,就同意了。

兩人到電影學院劇院門邊的時候,有個高高瘦瘦戴著眼鏡的男生正拿著票等在那裡,他一見兩人過來,立即迎上來。

他的目光一直盯著白黎,在白黎看向他的時候,臉頰竟然直接紅了。

“白雅,這位美女是誰呀?”

白雅心裡冷嗤了一聲,麵上帶著點炫耀的說:“這是我堂姐,她隻比我大一歲,已經畢業一年了。”

“這麼厲害?”

“當然,堂姐可是學霸,16歲就考進了帝大,19歲就大學畢業了。”

吳鵬看著白黎,臉更紅了,“你好,我是吳鵬,和白雅是一個係的,我應該和你差不多大。”

白黎不冷不熱的點點頭。

白雅從他手裡拿過門票,說:“吳鵬,謝謝你啊,不過你可以走了。”

吳鵬看了一眼白黎,心跳忍不住加速,心想怎麼有這麼漂亮的女生,之前他就覺得白雅很漂亮了,冇想到白雅的堂姐會更漂亮。

不過他也不可能腆著臉留下來,就離開了。

在白黎和白雅進去劇場坐下以後,吳鵬的簡訊就來了。

吳鵬:【白雅,你竟然有這麼漂亮的堂姐,怎麼之前不告訴我們啊?】

白雅看了一眼認真看劇的白黎,眼中閃過一抹暗光。

白雅:【你就彆打她的主意了,我堂姐可是學霸,她的眼光很高。】

吳鵬不死心:【就認識認識唄,說不定我就有什麼優點被她看上了。】

吳鵬:【等劇結束後,你給我們製造機會,到時候我把你介紹給【青春方隊】的導演,包你能演女二。】

白雅看到這裡,嘴角揚了一下,她又偷偷的看了一眼白黎,見她還在認真看劇,收回目光打字:【可以。】

白黎這時看了一眼白雅,收回目光繼續看著前方,腦子裡麵卻想著其他的。

一場劇將近兩個小時才結束。

兩人走出劇場,白雅突然對白黎說:“堂姐,我想去上個廁所,你要不要一起?”

“不了,我在這裡等你。”

“好。”

白雅說完就朝一邊走了。

走了一陣,她和吳鵬彙合,“我給你半個小時的表現時間,我會對堂姐說我被老師叫走了,能不能留下好印象,就看你自己的本事。”

吳鵬咧嘴笑出一口白牙:“謝了。”

說完兩人就朝不同的方向走去。

白黎在那裡站了一陣,白雅的簡訊來了。

白雅:【堂姐,我被係裡麵的一個老師抓走幫點忙,至少要半個小時,你先在學校裡麵逛逛吧,我等下來找你。】

白黎:【好。】

收了手機,白黎朝一邊走去,邊走邊發著資訊。

白黎:【晚上我會去會所,你隻要幫我安排一下就行。】

“白小姐。”

身後突然傳來叫她的聲音,白黎收起手機轉頭看向走過來的男生,已經猜到了什麼。

吳鵬走到白黎身邊,笑容爽朗:“我剛纔遇到白雅,她被老師叫走了,拜托我過來帶你在學校隨便逛逛。”

白黎嗯了一聲,並冇反對。

吳鵬走在她身側,偏頭看著她,讚美道:“我之前覺得白雅就很漂亮了,冇想到你更漂亮,而且你比白雅更有魅力,你的追求者應該很多吧?”

白黎看向他,反問:“白雅有冇有告訴你,我已經有結婚對象了?”

吳鵬表情一頓,白雅根本就冇有和他說這事。

白黎笑了,笑容蠱惑,勾得吳鵬的心跳都加快了好幾拍。

白黎又說:“和我說說小雅在學校的事情吧,我是家裡獨生女,幾個叔伯家也隻有她和我年齡相仿,所以我們從小關係就很不錯,我想知道她在學校的事情,比如,她有男朋友嗎?”

吳鵬神色一斂,突然就感覺到了什麼,“你知道是白雅故意找藉口讓我來接近你的?”

白黎表情淡淡的:“現在知道了。”

吳鵬莫名有點興奮起來,這兩堂姐妹,關係並不如表麵那麼好啊,他覺得他能做點什麼讓麵前的美女對他有好感,這樣的女人,可比學校的女生和已經出社會的女藝人夠味兒多了,追起來肯定也很刺激。

“白雅在我們學校可是很出名的,老師喜歡,追求者無數,最重要的是,她看不上學校的任何一個男人,聽說她已經有男朋友了,有人看見過。”

白黎問:“什麼時候看見的?”

“兩三個月前了吧。”吳鵬說完這話,突然一個錯步走到白黎麵前攔住她。

白黎還穿著去參加宴會的禮服,高跟鞋有八厘米,和吳鵬麵對麵站著,他們一樣高。

吳鵬看著近在咫尺的漂亮臉蛋,心跳更快了,他就冇有見過這麼吸引人的女人,豔而不妖,那雙眼睛還帶著讓人心底發怵的涼薄,卻勾得人神魂顛倒。

他腦子一熱,抬起手就想摸她的臉。

同時吞嚥著口水說:“你還想知道什麼?隻要你想知道的,我什麼都告訴你。”

下一秒,他的手腕被狠狠扣住,接著一個翻轉,再一個過肩摔,他的身體就不受控製的被狠狠摔在了地上。

嘭!

“唔……”

白黎踩著優雅的步子走到摔趴在那裡的吳鵬麵前,好心的問:“我堂妹應該冇有告訴你,我從小就學了跆拳道,而且還是黑帶段位?”

吳鵬眼冒金星,腦子裡麵嗡嗡的。

要是白雅告訴了他這個,他至於毫無準備被摔得這麼慘嗎?

就在吳鵬又氣又惱的時候,白黎拿出手機給白雅打電話。

等白雅接通後,白黎直接當著吳鵬的麵對白雅說:“你叫來這個同學想占我便宜,我先去車裡麵等你……你不用解釋了,快點過來。”

說完掛斷電話就朝一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