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了一天的工作份量,天回到家中。

好累,天一回到家中,他看的臟臟的地,他真的好想躺在臟臟的地麵,然後睡過去,至於鍛鍊,明天再來好了,可是心中的火告訴他,絕對不能休息,更絕對不能拖到明天,我們不是名門望族,也不是財閥,更不是強族,他們擁有宇宙各地的資源,我也不是主角,也冇有擁有金手指,不,那種什麼可能會有,等等,凹凸世界的主角好像是,可是這裡是現實,動漫的故事能用在現實嗎?

很明顯,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再說那個凹凸世界的主角算金手指嗎?天心想。

算了,這個跟我冇有任何關係。

100個俯臥撐,100個仰臥起坐,100......,天用前世的科學鍛鍊方法來鍛鍊自己六歲的身體,這一切都是空氣中擁有元力的前提上。

鍛鍊完畢後,躺在地上,他實在累的不行了,白天乾活,嗯,乾活,天上半身猛裂起來,按理來說這種高強度體力活動,應該能覺醒元力,畢竟成年人的體力活動可是我的十倍,再加我的三倍。

難道說,覺醒元力是不可能的,如果鍛鍊就能覺醒,登格魯星早就人人覺醒了,天臉色非常難看。

如果想改變這一切,不,我還是改變自己吧,看來得想個辦法離開這裡了,天搖了搖頭。

不過想離開,就必須讓我的身體練就近戰搏殺技能,正好前世的記憶有這樣的鍛鍊方法。

就這樣天白天一邊工作一邊收集情報,下午傍晚鍛鍊身體和搏殺技能,就這樣天在高強度的鍛鍊下持續了一年。

一年後。

不好了,出事了,傷亡怎麼樣,隻有一人由於在礦洞深處,無法獲救,誰,是一個叫天的小孩,其他呢,其他人基本安全逃離,還好,隻有一個人,還好是個孩子,所有人準備分攤這個孩子的十年工作。

夜深,晚上的月光照在登格魯星一號礦星,穿上了銀衣。

出事礦洞附近隱蔽某處,,一塊成年人能搬動的石頭移開了,露出了小孩能進去的洞,一道小小的人影從洞裡出來,嗯,一切都按計劃行事,現在趕緊去停船巷。

停船巷,這裡有大量的荷槍實彈的守衛在把守,隻要發現有賤民靠近,那就就地擊殺,這是上層的命令。

停船巷,某個防禦地點,這裡有三個守衛在把守,這裡可真無聊,真想回家呀,守衛1說道,彆說你了,我也想回家,這裡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守衛2說道,真不知道那些奴隸是什麼堅持下來的,守衛3號說道。

那還不簡單,因為他(她)們是罪民,守衛2號說道,是這樣嗎?可是我聽說是創世神安排好的一切,守衛1號非常疑惑,如果他們冇有罪,創世神會奴役他們,守衛三號對一號守衛不滿道。

可是我聽我家裡人說好像不是這樣,守衛一號想起了家人的話語,嗯,你家裡什麼說的,兩人看向他,家裡人也不知道,隻是好幾代人都這麼說的,什麼呀,我看是什麼也冇有吧,你說什麼,兩人吵了起來,另一人當和事佬。

隻是他們不知道有一道身影從他們的視線死角溜了進去。

防衛很嚴,說明那些礦脈真的很值錢,要不然為了看守登格魯星人就派這麼多地麵部隊實在不合理,天快速隱蔽自己的身影,右手握的短柄,仔細觀察的四周,嗯,都是運輸船,看這標誌,是,好吧,不認知。

存放大量礦石的倉庫,現在有兩名守衛在把守,噹啷,嗯,什麼聲,兩人回頭看向聲音的來源,發現是石頭落地的聲音,什麼呀,原來是石頭落地得聲音,他們不知道,在他們頭轉過來的時刻,後麵離他們近的掩體快速占來一道人影,悄無聲息的進入了倉庫中。

第二天,倉庫裡的礦車被運送到運輸船裡,就這些了,祝你好運,先生,也祝你好運,先生,管理人員互相打個招呼,然後20萬守衛開始交接工作,陸續登上20條宇宙運輸船。

運輸船內部。

現在,按安排的巡邏,有情況小隊長向我彙報,隊長一揮手,下方100人被10個小隊長帶領前往各個巡邏地區。

運輸船停放礦車的地方,冇有巡邏的守衛,也冇有監控,看來這個地方對他們來說很安全,也是,鐳射陷阱,還有不知名的的陷阱,我是不是要死在這了。

來到這運輸船,天就後悔了,這警戒是不是太強了,個個穿護甲,手裡拿的看的像鐳射武器,看這動作,還有這氣質,他經過第三次世界大戰,這是經曆戰火洗禮的精銳,這隻是運輸礦脈至於嗎?天心裡咆哮。

司令,登格魯星1000多萬艘運輸船已經按計劃出發,現在我方全體戰艦等待你的指令,光族上將對司令說道。

盟友那邊有什麼訊息,盟友那邊說,按計劃行動,按計劃行動,哼,除了聖空星,雷王星,哪一個按計劃行動,尤其是影軍那個王八蛋,挺什麼他們也加入這場圍剿,我看那些外交官都該去投喂光之太陽,淨化,司令猛地拍桌子,桌子立刻在司令的力量下化為了碎片,隨後冷靜了下來,

200多萬艦隊,按往常來,艦隊開啟隱形迷彩,按計劃行動,是,所有上將聽到命令立刻開啟傳送離開了司令部。